中华女烈 秋瑾

秋瑾
index

秋瑾(1875—1907),女,原名闺瑾,乳名玉姑,易名瑾,字璿卿,号竞雄,自称鉴湖女侠、汉侠女儿,别署秋千,浙江山阴(今绍兴)人,1875生于福建闽县。

秋家自曾祖起世代为官。父寿南,官湖南郴州直隶知州。嫡母单氏,萧山望族之后。

瑾幼年随兄读书家塾,好文史,能诗词,15岁时跟表兄学会骑马击剑。

1894年,其父秋信候任湘乡县督销总办, 1896年,秋瑾由父母做主嫁与今双峰县荷叶乡神冲富绅子王廷钧。秋与王结婚后,王廷钧在湘潭开设“义源当铺”。这年秋天,秋瑾第一次回到神冲,当着许多道喜的亲友朗诵自作的《杞人忧》:“幽燕烽火几时收,闻道中洋战未休;膝室空怀忧国恨,谁将巾帼易兜鍪”,以表忧民忧国之心,受到当地人们的敬重。

1900年,王廷钧纳资为户部主事,秋瑾随王赴京。不久,因为八国联军入京之战乱,又回到家乡荷叶。次年在这里生下第二个孩子王灿芝(女)。1903年,王廷钧再次去京复职,秋瑾携女儿一同前往。翌年,她目睹民族危机的深重和清政府的腐败,决心献身救国事业。毅然冲破封建家庭的束缚,自费东渡日本留学。

秋瑾先入日语讲习所学习日语,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与陈撷芬发起共爱会,和刘道一等组织十人会,并创办《白话报》,“鉴湖女侠秋瑾”署名,发表《致告中国二万万女同胞》、《警告我同胞》等文章,宣传反清革命,揭露清政府的腐败鼓吹妇女解放,提倡男女平权。后又参加冯自由等在横滨组织的“洪门天地会”。同时结识鲁迅、陶成章等人。

1905年3月回国筹措学费,经陶成章介绍,在上海认识光复会会长蔡元培;回绍兴后结识徐锡麟。经陶、徐介绍加入光复会。

7月,再次东渡日本,入东京青山实践女校学习;8月,在黄兴寓所会晤孙中山,经冯自由介绍加入同盟会,被推为评议部评议员和同盟会浙江主盟人。1906年初,因抗议日本政府颁布取缔留学生规则,愤而回国。

归国后,先在绍兴女学堂代课。次年3月,由陶成章等辗转介绍,到湖州南浔镇浔溪女校任教。发展该校主持教务的徐自华及学生徐双韵等加入同盟会。暑假离职赴沪,与尹锐志、陈伯平等以“锐进学社”为名,联系敖嘉熊、吕熊祥等运动长江一带会党,准备起义。
同年秋冬间,为筹措创办《中国女报》经费,回到荷叶婆家,在夫家取得一笔经费,并和家人诀别,声明脱离家庭关系。其实是秋瑾“自立志革命后,恐诛连家庭,故有脱离家庭之举,乃借以掩人耳目。” 8月,在上海试制炸弹,不慎炸伤,险遭逮捕。为策应同盟会发动的萍、浏、醴起义,回浙江联络会党。萍浏醴起义发生后,她与同盟会会员杨卓林、胡瑛、宁调元等谋在长江流域各省响应,并担任浙江方面的发动工作。到杭州后,与将去安徽的徐锡麟约定,在皖、浙二省同时发动。此时她在杭州新军中又发展了吕公望、朱瑞等多人参加同盟会与光复会。不久,萍浏醴起义失败,接应起义事遂告停顿。
1907年1月14日,在上海创刊《中国女报》。以“开通风气,提倡女学,联感情,结团体,并为他日创设中国妇人协会之基础为宗旨”。并为该报写了《发刊词》,号召女界为“醒狮之前驱”,“文明之先导”。旋因母丧回绍兴,又先后到诸暨、义乌、金华、兰溪等地联络会党。这时大通学堂无人负责,乃应邀以董事名义主持校务。遂以学堂为据点,继续派人到浙省各处联络会党,自己往返沪杭,运动军学两界,同时又到金华、处州等地,联络龙华会、双龙会、平阳党等会党组织。研究整顿光复会组织办法,草拟光复会军制,撰写了《普告同胞檄》、《光复军起义檄》等文告;对聚集在大通学堂的革命志士和会党头目进行军事训练。是年夏,将浙江光复会员与会党群众组成光复军,以“光复汉族,大振国权”八字为序,编为八军,推徐锡麟为统领,自任协领,商定先由金华起义,处州响应,诱清军离杭州出攻,然后由绍兴渡江袭击杭州,如不克,则回绍兴,再经金华、处州入江西、安徽,同徐锡麟呼应。原定7月6日起义,后改为19日。
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起义失败,其弟徐伟的供词中牵连秋瑾。7月10日,她已知徐失败的消息,谢绝王金发等人要其暂时离开绍兴的劝告。7月13日在绍兴大通学堂被捕。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仅写了“秋雨秋风愁煞人”7个大字以对。7月15日凌晨,秋瑾被押到绍兴轩亭口刑场,慷慨就义。仅4年后,辛亥革命的炮火,就响遍武昌城头。连绵几千年的封建王朝,终成历史。

1908年,生前好友将其遗骨迁葬杭州西湖西泠桥畔,因清廷逼令迁移,其子王源德于1909年秋将墓迁葬湘潭昭山。1912年,湘人在长沙建秋瑾烈士祠,又经湘、浙两省商定,迎送其遗骨至浙,复葬西湖原墓地。后人辑有《秋瑾集》。
孙中山和宋庆龄对秋瑾都有很高的评价。1912年12月9日孙中山致祭秋瑾墓,撰挽联:“江户矢丹忱,重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今招侠女魂。”1916年8月16日至20日,孙中山、宋庆龄游杭州,赴秋瑾墓凭吊,孙说:“光复以前,浙人之首先入同盟会者秋女士也。今秋女士不再生,而‘ 秋风秋雨愁煞人 ’之句,则传诵不忘。”

1942年7月宋庆龄在《中国妇女争取自由的斗争》一文中称赞秋瑾烈士是“最崇高的革命烈士之一”。1958年9月2日宋为《秋瑾烈士革命史迹》一书题名。1979年8月宋为绍兴秋瑾纪念馆题词:“秋瑾工诗文,有‘秋风秋雨愁煞人’名句,能跨马携枪,曾东渡日本,志在革命,千秋万代传侠名。” 1930年,于绍兴轩亭口建立了秋瑾烈士纪念碑,至今未变。

秋瑾精于诗词,一生留下许多著作,包括120多首诗,38首词。她以天下为己任,大义凛然,气势豪迈,文词朗丽高亢,音节嘹亮。为了普及革命,她还写过白话文,谱歌曲,甚至编弹词,来向广大群众传播革命的道理。这些皆收于《秋瑾集》中。

902397dda144ad348ddc2b9ad0a20cf431ad8548

242dd42a2834349b0e0263e3c6ea15ce36d3be4b

1faef6f6f9964971ab155b19543d3ecb.jpeg

eac4b74543a9822634d31aeb8a82b9014b90ebe8

6d81800a19d8bc3e19de3606828ba61ea9d34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