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谢昭

谢昭,1868年1月31日生于湖南省浏阳永和镇金桥村一个贫苦农家。父母早逝,她15岁嫁给农民刘径发,生有6子3女。丈夫刚过中年,就在贫病交困中去世。她为养活众多儿女,忍痛把吃奶的小儿子丢在家里,到富人家去当奶妈。1916年,虫灾旱荒严重,她家租种的田地大多颗粒无收,无法交清租谷,地主竟以抗租为由,逼她退佃。从此,她只得带领儿女,上山砍窑柴,历尽千辛万苦,养育子女成人;她自己也磨炼出刚毅倔强的性格。
1926年秋,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浪潮席卷浏阳。年近花甲的谢昭,也焕发了革命的青春。她不但鼓励子女参加农会的活动,连自己也积极参加妇女会的各项工作,并担任妇女会的组长。马日事变后,她不顾-的严重威胁,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决心为革命继续战斗。
谢昭的家住在金桥村内丝瓜冲尾上,屋后靠着大山,站在门前和后山上可以望得很远,是一处守望辽阔,又有退路的好地方。1927年冬,中共浏东特委书记王首道等人来这里视察后,便将特委机关迁到她家。从此,她担负起安排特委机关工作人员的食宿和保护特委机关安全的责任。她给子女一一布置做保卫工作的要求︰一是不要走漏家里有人住宿的半点风声,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讲;二是要注意观察四周动静,只要看到有外人向家里走来,就得赶快回来报信;三是要到园里多种些蔬菜,到山上多砍些柴禾,到溪边多捞些鱼虾,保证特委机关工作人员住好吃好。此外,谢昭还规定了一些互通暗号的声响。特别是召开重要会议,来往的人较为频繁时,她往往是自己担负起最繁重的守望工作。不论风霜雨雪,白天黑夜,她都不容有丝毫疏忽。
随着形势的发展,中共浏东特委需要增加交通联络人员,谢昭推荐了她的二儿子刘生怡担任这一工作。她知道儿子为人稳重,做事沉着,但儿子每次外出执行任务时,她总要再三告诫,反复叮咛,把各种情况和应付的办法都考虑得非常周到,如遇有较大的任务时,她就要亲自承担。有一次,特委机关急需将几捆标语布告送往浏阳沿溪、三口等地,途中要经过敌人-的浏阳河。她就和儿子借口给河东亲戚家送柴,将藏有标语布告的茅柴安全背过河去。有时,她还扮成外出烧香敬神的虔诚老妇,暗地里把一些重要文件送到目的地。从1927年冬到1928年春,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浏阳的-虽然十分严重,但中共浏东特委机关却一直安全地驻在她的家里,工作也开展得十分顺利。
然而,堡垒是最怕从内部攻破的。1928年5月23日夜,中共浏东特委得到情报︰永和镇清乡队从叛徒口中得知特委机关的驻地,准备第二天即来“清剿”。在紧急情况下,特委决定连夜转移。半夜,谢昭给同志们做了一顿饭,并亲自护送到安全住处。然后回到家里,派儿子刘生怡在金狮冲口放哨,截住不知情况变化前来联系的交通人员。紧接着,她又把其他子女转移到较远的亲戚家里,而自己则谢绝儿子们的劝告,独自留在家里,好应付各种情况,更重要的是便于拖住敌人,好让游击队尽快赶来消灭他们。
第二天早饭后,叛徒带着永和镇清乡队把谢昭家团团围住,反复搜查,没有找到特委机关的一纸证据。叛徒张桂明指认她家是特委机关所在地,并说自己在这里开过会。谢昭鄙夷地扫了他一眼,说︰“我不知道什么铁委铜委,你知道你带他们找去!”清乡队长恼羞成怒,命令放火烧屋,用鞭子劈头盖脑地抽打她。直打得老人皮开肉绽,奄奄一息。敌人无计可施,竟将枪口对准了谢昭。谢昭妈妈英勇牺牲时年已60岁。
来源:中华英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