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叶碧贞

叶碧贞,又名叶璧贞,一九一四年出生在太平县北乡(现新明乡)中潭村。父亲叶新栽早年曾在南京、芜湖一带当过店员,后来在家乡开一小茶庄,家里还有些茶山竹林,在当地算得上是一个有人家。叶碧贞是父母亲的第一个孩子,也是祖母的第一个孙女,因此被视为掌上明珠、心头之肉,倍受疼爱。

童年时,她在村办的一所半私垫性的小学校里读过三、四年书。她上学时,一双脚已经被缠得紧紧的了。这给她带来极大的不便。虽然学校离家只有半里多路,但这对她来说,却如万里之逼。有段时间,她的脚确实迈不开了,妈妈劝她停学几天,可她读书心切,执意要上,家里只好每天请入背着她往返学校。就这样,她顽强地坚持着上学十几岁时,她看到一本书上写有孙中山反对家里人替他姐姐缠足的事,对她启发很大。从此,她再也不当封建陋习的牺牲品,把缠脚布放了。那时,叶碧贞与这穷乡僻壤的小山村里所有姑娘们一样,都留着一条长长的辫子。有一次,她听家乡在南京等地当店员的年轻人说,城里的青年妇女,尤其是学生都剪去了长辫,投身于妇女解放运动了,她也将自己一条齐腰长的大辫子剪掉了。这在山村里引起过一些议论,认为有伤风俗,然而,未过多久,远村山村里姑娘的大辫子就再也不多见了。

一九三三年,叶碧贞与邻村的姜迁结婚。婚后的大部分时间,她仍然住在娘家。一九三五年冬,她的女儿姜慧璇出世了。她非常喜欢自己的女儿,但是,她仅仅同女儿一起生活了三年多,就投入了新的生活一参加了革命。

一九三七年七月,“芦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发。一九三八年初夏,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军部由县岩寺经太平进驻泾县云岭,太平县的北乡是云岭新四军军部通往太平和浙赣等省的一条交通要道口。北乡的三门村是一座有着百多户人家的山村。这里是国民党的联保公所(办事处),联保主任刘敬之是一位开明士绅,他在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在自己的茶庄办起一所义务招待所,接待来往的新四军指战员及有关人员。叶碧贞的父亲叶新栽当时就在联保公所任书记员,并在招待所里做一些接待工作。在这里,他接受了共产党和新四军关于抗日救国道理的教育,愿为抗日救国出力。叶碧贞受父亲和新四军服务团女战士的影响,决心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她来到三门村,寄居在一个亲戚家中,在这里生活了两个多月。这期间,她经常给服务团的同志带路,到各地宣传、发动群众,使她懂得了许多革命的道理

一九三九年四月,经新四军战地服务团介绍,叶碧贞在父亲的伴送下,去泾县云岭,参加新四军教导总队女生八队学习,不久,她的丈夫姜迂也参加了革命。一九三九年秋,国民党顽固派命令裁撤新四军教导队女生队。八队被撤销,叶碧贞转入军部卫生训练班继续学习三个月,并在那里光荣地加入了中共产党。之质,她又转到民运部组织科学习。

一九四年春,叶碧贞被皖南特委派回太平县三门区任区委书记。这时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面目更加暴露,党的活动逐步转入地下,她领导母坑、三门、徐河桥三个党支部数十名党员进行了艰苦的工作。她动员九名青年妇女办起了“三门妇女制鞋合作社”,为我军做鞋子和山袜。叶碧贞白天和妇女们一起做鞋袜,晚上组织她们学习或开会。定期将做好的鞋子和袜子送到新四军兵站。制鞋合作社为解决部队给养发挥了作用,同时,它还成为我党交通联络站。在三门工作有了初步基础,吐碧贞又转到母坑、芦汐坑一带以小学教师身分开展工作。她白天教学,晚上到贫苦群众家通过谈家常等形式进行组织发动。这里原有四名党员,不久,又秘密发展了三名党员,成立了党的支部,叶碧贞兼任支部书记。一九四年夏,为适应民运工作形势的需要,叶碧贞在母坑、徐河桥党支部选了六名党员,送到新四军民运部组织科学习一个月,后来,以他们为骨干,创办了“木炭合作社”

这是一个以烧木炭为掩护,由区委直接领导的秘密交通站,为皖南特委和石县城、夏村、旌德县、太平县城、谭家桥等地下党组织中转文件及情报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皖南事变”前夕,新四军军部和南特委决定,凡已公开身分的共产党员、午部随部队北撤,叶碧贞因身怀有孕,被留在当地坚持斗争。她在年底转移到谭家桥,与旌、泾、太中心县委书记胡明和太平县委书记刘贵生等同志取得联系,以亲戚关系,在共产党员洪老七(即洪明来)家暂住下来,协助刘贵生同志工作。“皖南事变”后,叶碧贞同刘责生、洪老七同志经常活动于谭家桥山里的石门大箬坑、东山下一带,联络隐蔽下来的党员,恢复党的地下活动,不久成立了由叶碧贞、洪老七负责的谭家桥区委。为了打开谭家桥地区工作局面,揭穿国民党反动派所谓新四军被消灭了的谣言,叶碧贞深夜赶写标语,由刘贵生、洪桃子等同志张贴到谭家桥街上。群众见了这些标语,奔走相告:“共产党又回来了!”同时也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惧和注意。为了避开敌人注意视线,区、县委将联络点从洪老七家转移到谭家桥附近的汤家坞山里,以帮工种地为掩护,继续开展革命活动。此时,县委决定成立武装,以便和敌人进行积极的斗争。为此,刘贵生、叶碧贞、洪老七、李雪坤等同志商定,拔掉家桥伪乡公所,夺取武器,武装自己,建立游击队。

于是,党组织通过当地有威望的上层人物关系,派共产党员江炳炎打入伪乡公所当“乡丁”,摸清敌人的人数、武器弹药和活动规律。中心县委又挑选了四名武装人员前来支援。

一九四一年农历八月十五日深夜,刘贵生同志带领一支九人游击小分队,由“内线”江炳炎接应,神不知鬼不觉地冲进伪乡公所,一举缴获步枪九支,二号盒子枪一支,子弹百余发,手榴弹十枚。

八月十七日(衣历),木平县卫队七十多人剿汤家坞我游击队。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刘贵生等四位问志在激战中突围转移了。叶碧贞不幸被捕,江炳炎身分暴露也被捕。国民党太平县县长汪忠一,亲自到谭家桥审讯叶碧贞。

叶碧贞威武不屈,一语不发,一便用假枪毙进行恐吓,安想从她口得到我党情况。叶碧贞无所畏惧,并汪忠一“我有何罪?你们国民党反动派才是真正的罪人。我叶碧贞今日为抗战而死,千千万万中华民族优秀几女会继续奋斗的,胜利一定属于共产党。”敌入毫无所得,决定杀害她。

一九四一年农历八月十九日上午,叶碧贞、江炳炎同志被押到黄榜岭脚河滩,她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壮烈牺牲。

图片

资料来源: lanshanlaohan 个人图书馆 原文标题

安徽女英烈:叶碧贞烈士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