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王金英

图片

王金英,1931年出生在云南省昆明市高山铺。
1943年在私立教会学校天南中学读书,受进步教师曹淼“时事课”的影响,对基督教的唯心主义宣传十分反感。
1946年初中毕业,考入云大附中高中读书,学习更为勤勉,如饥似渴地阅读革命书报,追求真理。
1947年1月6日,参加昆明学生示威游行,响应“北平抗议美军暴行运动”。同年4月,参加中国民主青年同盟。在革命潮流的影响下,云大附中成了民主运动的堡垒,国民党反动派恨之入骨,阴谋对学校进行改组。在中共云南地下党领导下,附中开展了护校运动,王金英被选为请愿代表。1947年9月当选为学生自治会总务部长。在护校、人权保障、反迫害等斗争中,16岁的王金英在全国革命高潮到来之际,决心献身革命、献身人民,离开温暖的家庭,走出繁华的城市,到革命需要的地方开辟工作。
临行之前,为了避开父母的阻拦,她没有向父母告别,只留下一张纸条说:“我到山那边去了,请父母和哥哥们不必挂念”。经过长途跋涉,1948年9月,王金英来到祥云县前所镇小学,以教书为掩护,开展革命工作。白天教书,晚上到村庄访贫问苦,秘密发动群众,组织“农抗会”,为“反三征”武装斗争作准备,并以各种形式开展宣传工作。
1949年元旦,在学校文艺晚会上,王金英主演了活报剧《兵、粮、款三座大山》。她扮演农妇,真实地再现了国民党抓兵派款的凶暴情景,台下一片呜咽。连观看演出的国民党临教院的伤兵也触景伤情,怆然泪下。3月,在党的教育影响下,该院官兵30余人宣布起义,加入人民自卫团。王金英在文艺演出中扮演农村妇女,惟妙惟肖,战士们都风趣地称她“大妈”,而当时她还不满18岁。

1949年3月,王金英参加了游击队,在滇西人民自卫团二支队金江队(政工队)工作,转战在南山区的崇山峻岭之中。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转移到楚雄哨区工作。
1950年1月,任中共楚雄县委委员、宣传部长,兼任哨区区委书记及区人民政府主席。

王金英非常注意培养本地民族干部,一有机会就送他们参观学习,帮助他们提高政治思想觉悟和文化水平。她十分重视学校教育,亲自领导组织编写小学语文和历史教材,用革命思想教育山区学生。
当时,哨区的阶级斗争尖锐复杂,地主阶级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疯狂地进行破坏干挠捣乱,采用造谣诽谤、诬陷栽赃、“改选”夺权等卑劣手法,妄图夺回自己失去的政权。王金英依靠“农抗会”骨干和基层干部,团结广大群众与之进行了坚决斗争。1950年2月,边纵八支队三十八团团长丁锡功(后沦为叛匪首领)向八支队政治部写报告,诬陷前安镇里长兼民兵中队长李维俊勒索吊打李中秀、李培林(原国民党保长),并要求政治部将报告转县人民政府,查处李维俊。当人民政府转来丁锡功的报告,并训令查处李维俊时,王金英经过深入调查,弄清事实真相后,在给政府的报告中指出:“依据各方面所得情况,丁团长所报完全虚伪,李维俊所称全属实情”,澄清了事实真相,保护了干部。

1950年4月,由于征粮工作触动了地主阶级的利益,哨区顿时谣言四起,阶级敌人恶毒攻击党的征粮政策,煽动抗粮。当时刚解放,阶级阵线不清,情况异常复杂,群众容易受骗上当。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王金英在群众中广泛宣传党的政策,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并创作了《交粮歌》:“来呀!来呀!我们大家来交粮,挑的挑来背的背”、“要使解放早成功,幸福才能早来到,穷人得解放,衣暖食饱个个笑盈盈”。通过这首歌与县长陈海的《告哨区父老兄弟姐妹书》相互配合,动员群众完成征粮任务。
1950年4月29日,楚雄县长陈海到达三街,召开干部会议,布置征粮任务。5月4日,陈海、王金英又赶到泥郎召开会议。
5月8日凌晨,匪首唐立城、宋国兴派土匪袭击,陈海、王金英被俘。5月9日,匪徒把陈海、王金英捆锁着押往三街,不准穿鞋,沿途被土匪用荆条抽打得浑身鲜血淋漓。经过百般折磨,王金英始终未向匪徒低头,她昂首挺胸,大义凛然。匪徒们又施以利诱,她冷眼横眉,不为所动。
5月12日,陈海、王金英被土匪杀害于三街义地岭岗,临刑时王金英视死如归,大声痛斥土匪:“反对共产党决没有好下场!反动派的日子不会长了!”沿途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这位刘胡兰式的女英雄牺牲时年仅19岁。王金英烈士的英勇行为,使得灭绝人性的土匪既害怕又恼怒。他们竟下令不准群众收殓烈士遗体。土匪被歼灭之后,当地群众和战友怀着悲痛的心情四处寻觅,只找到她的一束头发和一只毛衣袖子。

1950年6月22日,楚雄地委为陈海、王金英及在征粮剿匪中牺牲的烈士们召开了追悼大会。1955年4月,中共楚雄县委、县人民政府在三街为烈士修建了陵墓,将王金英烈士的一束头发、一只毛衣袖子和三街妇女骨干杨赵氏保留的烈士遗物,一并葬入烈士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