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陈晓云

图片

陈晓云,原名素英,又名陈挺然、陈继芳。1910年12月7日生于慈溪县三七市汇头村(今属余姚市)。1924年冬小学辍学,次年改名陈晓云。1927年被迫完婚,未几出逃,执教镇海新仓小学,经斗争终获离婚。1938年,赴鄞县梅园乡沿山小学任教。她诲人不倦、循循善诱,深受学生和乡邻尊敬。次年,即被校董、乡长边春甫聘为校长。
其时,梅园乡乡长边春甫之侄边元仁适逢休假回家。边元仁系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生,是位血气方刚、热情奔放的有志青年,受过福建事变影响,主张反蒋抗日。陈晓云与边元仁接触交谈后,一见如故,情投意合。厥后,鸿雁传书不断,互抒爱国之情。
党组织为培养陈晓云成长,通过邻校一个叫王杏妍的地下党员教师与她促膝谈心,予以启导。陈晓云虚心接受党的教育,政治思想日趋成熟。1941年4月,经中共鄞西区委书记周思义荐举,由王杏妍介绍,陈晓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1年4月19日,宁波沦陷。日军在城区和平原区一些重要集镇设据点、驻重兵,封锁渡口,控制交通。沿山小学被迫停办,陈晓云留校从事党的活动。此时,边元仁正回家料理父亲丧事,难以返回部队,便与陈晓云结为终身伴侣。边元仁十分不满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经陈晓云劝导,决定留在敌后抗日。

图片

(梅园乡公所旧址)
是年夏,鄞西自卫游击大队扩充队伍,国民党宁波专员俞济民委以宁波自卫总队第二支队的番号,并派心腹邢云鹤来鄞西,与边元仁同为副支队长。不久,邢云鹤以汉奸嫌疑将边元仁关押,并送往大皎国民党鄞县县政府。日本扫荡大皎时,边元仁从狱中出逃,路遇日军,被乱枪打死。陈晓云强忍悲愤,改名陈继芳,意为继承中芳(边元仁乳名)遗志,誓死抗日到底。
1941年秋,国民党梅园乡公所成立。陈晓云奉命改名陈挺然,打入该乡公所任经济干事。同时打入的还有地下党员邵一萍、冯曙衡、林植之、邵炳炎等。整个乡公所完全为中共地下党所控制。陈晓云受以南庙小学教师身份作掩护的区委书记周思义单线领导。
是年冬,郭青白为进一步控制鄞西,提出建立“三青团鄞西区队”的主张,并自命为区队长,任命政训室主任林一新为区队副。县委经慎重研究,决定利用这一灰色组织为掩护,开展党的工作,将地下党员和大批进步青年打入该组织,使三青团鄞西区队实际上成为我党领导下的革命群众工作组织。翌年春夏,我党又利用国民党部队的番号,创建了一支独立自主的抗日武装力量——林一新大队。这两个组织所需的物资和经费,郭青白供给外不足部分,全由陈晓云筹划。
1942年夏,鄞西瘟疫流行。边春甫染病亡故。马生成继任乡长,但其全权委托陈晓云办理一切行政事务。是年9月,中共梅园区工委建立,陈洛宁任书记。不日,陈洛宁赴蜜岩乡中心学校校长之任,梅园区工委书记一职即由陈晓云接任。后梅园区工委撤销,改为县直属乡支部,陈晓云仍为书记。
梅园地处鄞西中心,又是平原和山区交界处。1941年至1943年,地下党鄞县县委机关设在该乡建岙村,1942年下半年,中共四明地委机关亦曾一度迁移到此。陈晓云肩负重任,发动乡公所同志,竭尽全力保护党领导机关的安全。
1943年夏,中共浙东区委扩大会议在余姚芝岭召开。鄞县由周飞、严式轮、徐婴、李敏、陈晓云等8人参加。区党委领导的报告,使陈晓云更加了然当前的胜利形势和光荣任务,进一步提高了抗日到底的觉悟。

图片

梅园革命史纪念馆
次年春,反顽自卫战更趋于激烈化。由于战略上的需要,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的主力暂时撤到三北。因之,顽军在四明山区更加肆无忌惮地抢劫杀戮。鄞西地区上空一时乌云密布。为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县委决定集中县区干部和民运同志,随县大队一起行动。彼时陈晓云身份已暴露,早已引起敌人的注目。县委通知她随部队行动,但陈晓云考虑到梅园是鄞西中心地区,斗争需要她留下来,经再三请求,县委书记周飞同意其在梅园乡朱家村秘密埋伏,白天隐蔽,晚上出来工作。
4月25日,天色阴沉,细雨绵绵,陈晓云在倪岙召开梅园乡保长会议。会上,陈晓云向保长晓以大义,要他们不轻信谣言,共产党和三、五支队没有离开四明山。但岭墩两面派保长俞小火,为了升官发财,向国民党郭青白部严国栋大队告密。次日,严国栋率部包围丁岙岭搜捕,陈晓云终于陷入敌手。
郭青白一听抓到陈晓云,高兴得如获至宝,妄图从陈晓云口中获取重要机密。陈晓云大义凛然,义正辞严地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梅园乡广大乡亲听到她被捕的消息,忧心如焚。最后商定,除发动全乡保甲长联名去保外,利用前乡长边春甫在世时工作上与郭青白有交往,推选边春甫爱人找郭青白当面要求保释。郭青白则借机要边春甫爱人劝陈晓云投降。陈晓云悟得这是敌人诡计,当场予以揭穿。郭青白见此计不成,恼羞成怒,命令士兵拿出老虎凳,给陈晓云上刑。陈咬紧牙关,毫不屈服。郭青白束手无策,只好命令士兵把她关押起来,决定待日公开杀害。
4月30日,郭青白得到情报,说三、五支队向石岭逼近,有劫狱可能。于是,郭当即召集各大队长商量对策。严国栋提议立即秘密杀陈,郭青白同意严国栋的意见,匆匆批下:“陈晓云、严培远两人,限令今晚八时进行刺死。”

图片

陈晓云、严培远二烈士碑
是晚,乌云蔽月,远处雷声隆隆。遍体鳞伤的陈晓云、严培远被一群荷枪实弹顽军押到石岭下坟弄口惨遭刺杀。临刑时,陈晓云从容不迫,高喊“共产党万岁”。顽兵向陈晓云的太阳穴、胸膛猛扎几刀。党的好女儿陈晓云含笑倒在血泊中,壮烈牺牲。
不久,新四军浙东纵队解放了石岭村,群众用最好的棺木把陈晓云的遗体收殓。12月11日,四明特办鄞奉办事处和新四军渐东纵队为悼念陈晓云、李敏、徐婴等12位死难烈士,在鄞西樟村许家操场召开降重追悼大会。会后将烈士灵柩安葬在现四明山革命烈士纪念塔前面。遵照烈土生前遗愿,陈晓云同志的灵柩迁到梅园边家下莲花,与其亲密战友边元仁合穴安葬。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