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姚鉴雪

图片

姚鉴雪,原名姚敏,派名源凤,女,中国共产党党员,国民党沅陵县党部秘书、沅陵县妇女协会副会长、青年干事、县工农群众特别法庭审判员。

1902年4月5日,姚鉴雪出生于湖南省沅陵县浦市镇(现属泸溪县),后举家迁居沅陵县城北门上定居。

姚鉴雪从小是个天资聪颖、言寡志坚的孩子。1908年,她在沅陵北门小学启蒙。少年时代的姚鉴雪,目睹国乱民忧,官匪横行的黑暗现实,因而产生了救国救民的思想。1914年,她刚12岁,还在沅陵县城高小读书时,就自发感慨地对女同学胡翠珍等说:“我长大了要专杀贪官污吏和土匪,做一个清高的女英雄。”

她酷爱读书,尤其爱读那些当时被反动政府查禁的进步书籍。每当找到这些书时,总是爱不释手,晚上偷偷躲在被窝里看,白天则把这些书隐藏在神龛地下,不让外人知道。读书使她逐步增长了知识,开阔了胸怀,熟悉了许多古往今来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清末女革命家“鉴湖女侠”秋瑾,就是她最崇拜的一个,于是将原名姚敏改为了姚鉴雪。秋瑾的爱国思想,豪侠气质、以身殉国的事迹,深深地鼓励着这位少女的行动。她曾经对其女友修先智说:“我将来要坚决除军阀,杀贪官污吏,除暴安民,不图婚嫁,做一个‘秋瑾式’的女英雄!”

民国7年(1918年),她和姐姐姚端以优异的成绩,同时考入当时有名的桃源湖南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次年,举国声讨北京政府承认日本接管德国在我国山东的各种特权的卖国罪行。鉴雪和同学们上街游行示威,高呼“惩治卖国贼!”“废除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

毕业后,即在桃源小学教书,不久,便回到了沅陵,任县立高等女子小学教员,她在沅陵县立高等女子小学教书时,工作极端负责,经常向学生灌输进步思想。

这时中国已经历了“五四”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迎来马克思主义的曙光,新思想、新文化的光芒照亮了中国漫长的黑夜,也照亮沅水之滨的沅陵山城。在“五四”爱国运动的推动下,姚鉴雪带头剪去发辫,积极参加罢课游行,在教学中,结合课文,向学生宣传“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热情地帮助女学生冲破封建束缚,走向革命道路。

姚鉴雪在沅陵任教期间,为人正派。品德高尚,赢得了学生和家长的爱戴。1923年(民国12年)获湖南省教育厅嘉奖。

1926年春,姚鉴雪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冬,省特派员郭达(共产党员)和唐采芹两同志来沅陵领导工农运动,住进了国民党沅陵县党部筹备会。不久,湖南省左派军队唐生智部下熊震旅长率部驻防沅陵县城,支持成立国民党(左派)沅陵县党部。

1927年(民国16年)2月,姚鉴雪加入国民党。县党部正式成立后,姚鉴雪担任县党部秘书、县党部(筹备委员会)妇运委员。2月底,省妇运特派员李瑞远同志偕同姚鉴雪、修先觉等,共同建立了沅陵县妇女协会,姚鉴雪被选为县妇女协会副会长兼青年干事,具体主管宣传发动工作。为了争取妇女入会,她白天教书,晚上奔波,进行艰苦的思想发动工作。

她经常与县党部组织部长程涛战斗在一起,在这段时间里,她与程涛经共产党员郭达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姚鉴雪如鱼得水,更加活跃起来,一边教书,一边从事紧张的革命工作。

4月,姚鉴雪、程涛、修先觉、王玉珍等组织农民、工人、店员、学生、妇女等革命群众6000多人进行了浩浩荡荡的游行,“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帝国主义和洋奴走狗!”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游行队伍中,押着头戴高帽的沅陵反动县长梁云铨、征收局局长周保定、盐仓向收支等3人游街。游行队伍最后集中到梁家大田会场,对梁云铨等进行了批斗,县党部成立特别法庭,姚鉴雪任审判员,公审民愤极大的县长梁荣铨。梁开始拒不认罪,后在姚鉴雪义正词严的审讯下,梁不得不低头认罪。法庭宣判:“撤销梁荣铨县长职务,逮捕入狱”。接着,成立了“沅陵县区乡自治委员会”,由人民接管了政权。

沅陵工农群众起来了,革命运动迅猛发展;但沅陵的反动旧势力,用尽诬蔑之能事,散布谣言,拢络群众,气焰十分嚣张。在一次向官僚殷实家摊派驻军伙食费用的会议上,他们极力反对,并持刀行凶,威胁省特派员唐采芹同,破坏会议进行。面对猖獗的旧势力,姚鉴雪以大无畏的精神,挺身而出,揭露反动势力的阴谋,表现出一个革命者的英雄气概。

5月6日,成立沅陵县工农群众特别法庭,推选姚鉴雪、袁柳(高等法院推事)、刘家瑛3人为审判员,县党部下面还设了“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抄没逆产委员会”。特别法庭在县城平安园(现荷花池小学所在地)召开万人公审大会,公审恶霸陈克俭及保平乡大土豪、罪恶累累的向光福父子,姚鉴雪怀着强烈的仇恨历数三人罪行。特别法庭根据群众的强烈要求,判处恶霸陈克俭、土豪向光福父子死刑,将陈克俭等三人就地正法,当场枪决,以平民愤。同时,从狱中提出了反动县长梁云铨到场陪斩。

接着,姚鉴雪还领导参与了没收逆产的工作,以县农协筹备会、县总工会为主,首先没收了3家官绅富豪的财物。这些革命行动大长了革命群众的斗志,动摇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基础,从而也遭到帝国主义和封建地主豪绅、国民党反动派的极端仇恨。

正当工农革命运动蓬勃发展的时候,蒋介石背叛革命, 1927年4月12日,悍然发动反革命政变。5月21日,国民党反动派指使许克祥在长沙发动“马日事变”,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长沙“马日事变”后,白色恐怖笼罩沅陵山城。沅陵也是刀光剑影,黑云压城了,支持革命的熊震部被调离沅陵县城。姚母担心姚鉴雪出事,劝姚鉴雪少出外活动,姚鉴雪回答说:“要彻底革命,害怕不能解决问题。”毫无畏惧地同省特派员郭达、唐采芹等去各单位演讲。

1927年5月26日下午,驻沅陵县城反动军官陈斗南部队荷枪实弹,在沅陵县城遍布岗哨,发动“宥日事变”。事变前一天,省特派员郭达、唐采芹分别去了常安山、马底驿、柳林汊沿河一带办农民协会,清理水道治安,城里一切党政事务,全部交给姚鉴雪、程涛主持。事变前夕,姚鉴雪为了稳定局势,应付事态变化,通知各单位积极分子于下午7时在县党部开会,因此,她和一些主要负责人提前几个小时到了县党部。突然枪声四起,反动武装突然包围县党部,除部分人员从后门逃脱外,姚鉴雪、程涛、任霞等10余人陷入敌手。同时,敌人在全城实行戒严,大肆捕人,当天相继被捕的还有她的姐姐姚端及200多革命群众。

姚鉴雪被捕后,反动派当晚便进行突击审讯,通宵达旦,他们先威胁利诱。而后则严刑拷打,妄想从这个25岁、未婚的年轻女子口中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敌人要她指认与她同时被捕这些人的身份,姚鉴雪严词拒绝说:“革命工作是我干的,与别人无关,好汉做事好汉当。”敌人所得到的,只有痛斥和怒骂,这些反动家伙恼羞成怒,准备向姚鉴雪下毒手,特别是曾被她和革命群众揪押着游街示众的反动县长梁云铨,更是张牙舞爪,极力主张立即杀掉她。

次日上午,陈斗南部人枪林立,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反动县长梁云铨等组织军事法庭,开庭审判,宣布了姚鉴雪、程涛、任霞、张维新、吴纯熙、李士林、李顺其、黄郁文等八同志死刑。敌人的军事法庭判处姚鉴雪砍头极刑,随即押往沅陵县城东关佘家桥河坪杀害。临刑时,已被五花大绑的姚鉴雪神态自若,脸色不变,要同时被捕的姐姐姚端帮她解开领扣,整理好衣裙。

在赴刑场途中,她昂首挺胸,神态自若地走在七位战友的前面,沿途向群众高呼革命口号:“刽子手们,杀吧!革命的人是杀不完的,为我们报仇的人就在后头!”“打倒帝国主义!打倒蒋介石!打倒土豪劣绅!”“共产党万岁!”这威慑敌胆、激励同志的呼声,萦绕在沅水河畔,回荡在湘西人民心中。

到东关佘家桥烂船溪河坪时,三个彪形大汉的刽子手,用马刀将姚鉴雪、程涛、任霞等八位革命志士斩首,为了中国革命和人民解放事业的胜利,年仅25岁的姚鉴雪和她的战友英勇献身于沅陵县城。

姚鉴雪被杀后,刽子手还残忍地对女烈士姚鉴雪戮尸辱尸,灭绝人性,惨不忍睹。残暴的凶手们将她的衣裤剥光裸体暴尸三日。更为残忍的是刽子手张人栋竟割下了她的两只乳房并在她小腹两侧各剖一刀,最后还把一根木棍插进她的下体。姚鉴雪是个年轻未婚女子,受此奇辱惨不忍睹。当天中午,姚鉴雪的姐姐被释放,当她赶到佘家桥烂船溪河坪看见姚鉴雪那被割去双乳,剖开肚皮,一丝不挂的尸体后哭晕在地。

姚鉴雪烈士牺牲三天后,县立高等女子小学准备好棺木,其家人请人将其身上的血迹洗净,穿好衣服后草草安葬在沅陵镇城北郊一里桥边的小山坳里。

1928年8月,杀害姚鉴雪的凶手、陈斗南的军法官张人栋,被革命群众秘密砍死在沅陵县城外溪子口会仙桥。

1953年7月,沅陵县人民政府追认姚鉴雪为革命烈士,她的革命精神,永远活在湘西人民的心中,湘西人民赞颂姚鉴雪烈士为“秋瑾式”的女杰。

后因五强溪电站水库修建,姚鉴雪烈士墓移迁沅陵镇馒头嘴村向家村组盘龙山公墓,沅陵镇镇政府为烈士墓重立墓碑。

2014年5月4日,清明前夕,沅陵县举行散葬烈士遗骸入园及烈士陵园启用仪式,姚鉴雪烈士的遗骸也得以迁移至新竣工的烈士陵园,供人民观瞻。

图片
来源: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清明时节忆英烈丨追忆“秋瑾式”的女杰姚鉴雪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