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甘云卿

图片

刘胡兰烈士的英雄事迹家喻户晓,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在淄博的临淄也曾经涌现出一位刘胡兰式的英雄,她就是党的好女儿甘云卿。
甘云卿原籍桓台县,早年家乡闹灾荒,爷爷为了逃生,带领全家辗转来到淄博黑铁山脚下的于家村,租种了地主王二拐两亩山地维持生活。1929年6月12日,甘云卿就出生在这户雇农家里。
当时,连年的灾难笼罩齐鲁大地。1928年春夏大旱,禾苗多半枯死。1929年,全省有100个州县受灾;1931年秋天,黑铁山一带发生水灾,灾后瘟疫流行,甘云卿的祖父母相继染病,无钱医治,一家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两位老人被病魔吞噬了生命。
天灾未远,日寇又来。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日军大举入侵山东,共产党人廖容标等发起了黑铁山抗日武装起义。不到两个月后,由于汉奸出卖,日军突然包围了黑铁山附近的铁冶、中埠和于家三个村庄,制造了惨绝人寰的“黑铁山惨案”,两小时内疯狂屠杀无辜群众254人。幸亏甘云卿的父亲比较机警,一听到枪响就带领家人躲到了储藏地瓜的地窖里,才侥幸躲过了一场劫难。当晚,他们就逃到了田旺村(今淄博市临淄区凤凰镇),成了地主家的佃户。然而,拼死拼活一年下来,连家里的温饱都无法保障。后来,甘云卿的两个妹妹被饿死,母亲也含恨离开了人间。
旧社会的阶级压迫与剥削,日本侵略者的血腥残暴,让甘云卿从小饱受凌辱与煎熬,仇恨的怒火深深埋在她幼小的心灵深处,造就了她顽强不屈、坚强勇敢的性格。
1943年春,田旺村发生灾荒,甘云卿一家被迫到处乞讨,讨不到吃的,就只能剥树皮,吃树叶和野菜充饥。
这年清明节的早晨,骨瘦如柴的甘云卿饿得实在走不动了,缓步来到地主姜桂亭的后院附近。看了一圈,发现院外实在没有什么吃的,只有地主后院西南墙角的一棵老榆树长满簇簇榆钱,馋人地探出墙外,迎风摇曳。饥饿难耐的甘云卿立刻拿来镰刀,悄悄爬到树上,砍落几枝榆钱,不料被地主婆发现了。她急忙滑下树来,脚刚刚落地,地主婆便冲上前拧住她的胳膊骂道:“找死的贼妮子,大白天来偷俺家的钱!”甘云卿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连声反问:“我什么时候偷你家的钱啦?”地主婆举手打了甘云卿两个耳光,指着地上的榆钱说:“俺这是摇钱树,今天你破了俺姜家的福气!”说着,趁甘云卿不备,猛地从她手里夺过镰刀朝她抡去,锋利的镰刀一下把甘云卿的左腿肚子划出长长的一道血口子。甘云卿又气又恨又疼,一怒之下,紧握双拳,飞起右脚,狠狠地向地主婆的屁股踢了一脚。接着,又捡起地上砍落的榆树枝,朝地主婆抽打,直打得地主婆鬼哭狼嚎。
闻声赶来围观的乡亲们看到甘云卿小小年纪,却对泼辣的地主婆毫无畏惧,无不暗竖大拇指。
斗争的闯将 支前的模范

1945年9月初,日军投降,16岁的甘云卿也成了一名年轻的革命工作者,她积极组织村里的青年妇女成立了田旺姊妹团,并被组织认命为团长。不久,上级派来工作队,要在发动群众进行反奸诉苦、实行减租减息的基础上,开展土地改革运动。甘云卿热烈响应号召,怀着对阶级敌人的仇恨,带领姊妹团积极投入到土改运动中。
当时的土改斗争非常激烈,国民党反动派地方武装还乡团驻扎在金岭镇,经常派特务暗杀土改干部和积极分子,制造白色恐怖破坏土改。甘云卿立场坚定,斗争坚决,在工作中表现突出,被上级党组织任命为临淄土改工作组第二组组长,派她同路山联防大队一起开展工作。她带领工作组走村串巷发动群众,斗地主,分田分物。每到一村,甘云卿都挨家挨户地宣传教育群众,点燃他们斗争的怒火。斗争大会上,她登台讲演,阐明土改的意义,揭露地主的罪恶,引导大家拧成一股绳,将土改进行到底。
1946年6月29日,甘云卿所在的田旺村要召开群众大会,批斗恶霸地主姜桂亭,彻底清算他的罪行,深入发动群众进行土改。老奸巨猾的姜桂亭知道将要被群众批斗和清算,带着老婆孩子和财产连夜逃出村。甘云卿听到恶霸逃跑的消息,心如火燎,她立刻找到姜桂亭的佣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服他说出姜桂亭的去向。得知了姜桂亭的下落,她立即向上级汇报,并带领4名联防队员,沿着姜桂亭逃跑的方向,徒步跋涉几十里,终于在桓台抓住姜桂亭,把他押了回来。
要开好群众斗争大会,关键是要在会前做好工作,充分发动群众。为此,甘云卿挨家挨户走访,耐心细致地发动群众,一连几天几夜不睡觉。
村民姜解和恶霸地主姜桂亭同宗同族,他有5亩靠村的好地紧挨着姜桂亭家的地。姜桂亭为了达到霸占的目的,夜里偷偷往姜解的地里压界石进行“蚕食”,被姜解发现后,姜桂亭倒打一耙,诬陷姜解“蚕食”他的土地,凶狠地把姜解打伤。姜解为出这口冤气,便到当时的伪县政府告发姜桂亭。姜桂亭和伪县政府勾结一气,姜解不仅没有打赢官司,反而招来杀身之祸。深夜,他们把姜解绑到乌河边上,用匕首活活刺死。从此,姜解的地划到了姜桂亭的名下,姜解的妻子怕再遭暗害,逃往他乡嫁了人,家里只剩下一个可怜的老娘。
起初,甘云卿动员姜大娘到大会上控诉姜桂亭的罪行,老人被欺压怕了,思想有顾虑,怕以后遭到报复,再加上是同宗同族,抹不开情面,说啥也不出头露面。为此,甘云卿便白天黑夜待在姜大娘家里,一面帮她干零活,贴心地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一面诉说自己的苦难家史,用以苦引苦的办法启发老人,终于使她认清了地主的真实面目,恨如泉涌,积极报名,要求大会发言。
经过一系列准备工作后,斗争大会如期召开。甘云卿搀扶着姜大娘走上主席台,姜大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了恶霸地主姜桂亭霸占她家土地,残害她儿子,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罪行。台下的老百姓听得群情激愤,纷纷登台发言,控诉地主恶霸的罪行,取得了很好的斗争效果。
在土改运动中,甘云卿总是先人后己,大公无私。改出的近处的好些的地,她都主张分给别人,自己分到的是离村远的山河地;好的房屋、家具、衣服等,她都优先照顾烈士亲属、军属和其他贫雇农。土改中她经手的财物,项项做到帐目清楚,分配合理,自己从不多占用一分一厘。有一次分浮财,一个同志见她忙得汗流浃背,随手拿了一条绣花手帕递给她擦脸。她看了看大家,既严肃又风趣地说:“地主家的东西是挤的穷人的血汗,清出来还给穷人是在理的。我们替大伙办事的人,可不兴多占用一点。要不,我们也变成地主了!”一番话,说得大家心里热乎乎的。
1946年6月,国民党调派重兵向解放区发动进攻。甘云卿又积极投入到动员参军、支援前线的工作。她带领姊妹团一边赶排《送郎参军》等戏,广泛宣传参军参战的重要意义;一边针对青年的不同情况,深入到户帮助解决问题和困难,消除他们参军参战的后顾之忧。她还应邀带领姊妹团到处宣传演出,动员外村青年参军参战,使路山地区很快出现了父母送儿、妻子送夫,争先恐后参军参战的动人局面。
在支前工作中,甘云卿带领姊妹团干得如火如荼。每逢部队路过田旺村,甘云卿便带领姊妹团烧好开水为战士们解渴,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煮熟送给战士们充饥,把亲手做的鞋子送给奔赴前线的战士们。对从前线下来的伤病员,她们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
当时由于条件艰苦,部队没有被服厂,给部队缝制军衣成了姊妹团的任务。任务来了,甘云卿总是一面跑前跑后,精心组织,合理安排;一面以身作则,起早贪黑,亲手缝制。当时规定每人每次做军衣两件,她都要做三到五件,并且做得针线密实均匀,合体耐穿。她还将宣传口号写在纸上,夹在军衣中,鼓舞战士们的斗志。在甘云卿的带动下,姊妹团做军衣每次都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为此上级表彰她们是“支前模范姊妹团”,甘云卿也被誉为“斗争的闯将,支前的模范”。
只身擒逃敌 威震土顽胆

1946年夏天,上级指示抽调一部分骨干力量,充实加强武装工作队,进一步推动土改、参军和支前工作,甘云卿参加了集训。集训结束后,她被分配到七区工作分队任二组组长,工作地点是王家庄。
甘云卿到王家庄不久,就发动群众建立了村政权,成立了农救会、自卫队、姊妹团、儿童团等群众组织。这年秋天,工作队发动群众斗争恶霸地主“刘天爷爷”和兵痞王英才。“刘天爷爷”是王家庄一霸,曾勾结日寇伙同伪军头目王砚田残杀抗日战士,横行乡里,作恶多端。王英才是甘云卿的姨夫,自幼不务正业,曾在汉奸王砚田部队当过兵,为非作歹,民愤很大。
斗争会前,王英才以为外甥女是工作队的组长,满不在乎地叫他老婆去找甘云卿说情,可甘云卿坚持公事公办,不徇私情。说情遭到拒绝,王英才慌了手脚,连夜外逃。甘云卿早有防备,王英才还没能逃出村,就被放暗哨的甘云卿逮了回来,押到斗争会场。
斗争会结束以后,甘云卿到行署工作总队开会,散会时已是晚上9点多钟。她为了把上级指示及时传达贯彻下去,决定连夜赶回驻地。这天傍晚下了一阵小雨,夜黑路滑很难走,甘云卿抄近路顺乌河东岸向南急行。当走近东申村时,忽然听到前面有人摔倒的声音,她机警地趴在河堤上观察动静。等对方走近,发现竟是恶霸地主“刘天爷爷”。原来斗争会后,“刘天爷爷”被关押在区公所,等待上级处理,他借晚上去厕所的机会,爬墙逃了出来,刚甩掉追兵,没想到又迎头碰上了甘云卿。
甘云卿立即拔枪冲他脑门一指,大喊一声:“别动!”这一声吓得“刘天爷爷”三魂去了两魂半,“扑通”趴在地上,抖成一团。诡计多端的他看清只有甘云卿一人时,脸上掠过一丝冷笑,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凶神恶煞般地朝甘云卿扑来。甘云卿早有防备,急忙向旁边一跳,趁势后退一步,用枪指住他:“再动我就毙了你!”“刘天爷爷”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地上,连喊饶命。接着又哀求甘云卿,只要放他走,事后给她5根金条作报酬。甘云卿对他的金钱诱惑不屑一顾,押着他回了王家庄。
对工作队的活动,敌顽恨之入骨,也怕得要命。1946年12月29日晚上,一伙被打散潜伏下来的顽匪,突然包围袭击工作队。当放哨队员发现情况时,三个顽匪已经爬上西屋房顶占领了制高点,用火力封锁了工作队住的北屋门。随后六七个顽匪砸开院门,冲进院里,并连声嚎叫:“甘云卿,快投降吧!”情况万分紧急,甘云卿凑近窗口,举枪对准冲进院里的敌人,“乒”的一声,前面一个敌人应声倒地,后面的敌人见事不妙,急忙掉头窜了出去。甘云卿果断地命令两个队员各堵一个窗口,迎击往院里冲的敌人。她和另外两个队员砸开东山墙上的窗子,叫一个队员先跳下去,守住屋东北角,以对付随时可能从后墙爬进来的敌人,她则和另一个队员爬上靠墙的一棵槐树,翻上屋顶,借屋脊掩护,冲西屋顶上的三个敌人射击。一个匪徒中弹身亡,另两个匪徒连滚带爬摔落在地。这时区工作队指导员董信然闻讯率队赶来,里应外合,消灭了敌人。
乔装入虎穴 临危保战友

1947年7月,国民党反动派卷土重来,上级指示工作队员一部分随部队转移,一部分化整为零转入地下斗争。甘云卿主动要求留下搞情报工作,得到批准。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怀着对党的无限忠诚,向党组织庄严地提出入党申请。
当时社会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下,地下工作者潜伏在敌人眼皮底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甘云卿为了摸清国民党军队情况,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经常活动在临淄的淮阳、路山、孙娄、王家庄一带。她不仅冒险打探敌人的情报,还时常配合武工队员打入敌军驻地散发传单,向敌顽头子送警告信,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7月中旬,她在六七天的时间内,就先后秘密潜入国民党四区、五区区公所,给区长、大队长、中队长一干人等送了警告信。闹得他们心惊肉跳,坐卧不宁,急急忙忙增设哨岗。
这年10月,甘云卿接到上级指示,要她在21日王家庄大集上与以小商贩身份为掩护的王德荣接头,想办法尽快摸清敌保安六旅十团在王家庄、辛店一带的火力配备情况。
甘云卿接受任务后,心情十分激动。这天一大早,她梳了个发髻,头罩毛巾,臂挎印花包袱,一身年轻媳妇打扮,只身来到了王家庄。这时的王家庄,战壕交叉,铁丝网密布,匪兵在路口吆喝着盘查行人。甘云卿随着人群来到集市,停在一家杂货铺前,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发现巡逻兵来往不断,便衣特务晃来晃去,气氛异常紧张。甘云卿若无其事地慢慢向集市东头走去。突然,三个当地的匪兵从一条胡同里闯出来,贼眉鼠眼地观察集市上的行人。甘云卿怕被敌人认出,转身走到一个卖花线的老太太面前,低身仔细地挑选起花线来。可是,当甘云卿继续向前走时,被王家庄的地主王其书等发现了,偷偷地报告了正在带队巡逻的一中队长于龙光。于龙光一听到甘云卿的名字,急忙吩咐身旁的两个便衣特务盯上甘云卿,并阴险地吩咐:“先别惊动她,看她和谁联系,一起逮起来。”接着,于龙光又命令封锁了路口,随后带人朝甘云卿包围过来。
富有斗争经验的甘云卿,已察觉自己处在危险之中。但是,她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战友王德荣的处境。她来到集市尽头,快到接头地点时她停下来,想到王德荣如果看不出情况有变化,走过来接头,就会立即遭到敌人逮捕。于是,她果断地决定,宁肯自己遭难,也要保全同志!她把心一横,站在原地不动了。这时,便衣特务也跟上来了。王德荣看到她,高兴地走过来。甘云卿把眉头一拧,急转身狠狠地打了她身后的便衣特务两巴掌,并高声骂道:“狗东西,跟着我干啥!”王德荣一看,立即止住了脚步,焦急地看着临危不惧的战友,僵立着不愿离去。甘云卿又朝他使了一个眼色,督促他赶快离开,王德荣不得已只好转身安全撤离。
在甘云卿被捕后,当天下午就被押解到孙娄区公所。经受了坐老虎凳、往鼻子里灌辣椒水、长时间吊打等酷刑折磨。但面对威逼利诱、严刑拷打,甘云卿始终坚贞不屈,令穷凶极恶的匪徒一无所获。
1947年10月22日凌晨,天空阴霾。一群匪兵荷枪实弹,押着甘云卿来到辛店西北角刑场。面对死亡,甘云卿巍然挺立,面不变色。她向前走了几步,转身怒视敌人,高喊:“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枪声响了,她踉跄了一下,并没有倒下,接着又用尽全力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喊声吓得敌人魂飞魄散。一个国民党匪徒瞪着血红的眼睛,持刀向前,恶狠狠地朝她的左臂猛砍下去,甘云卿倒下了。片刻,只见甘云卿拖着断臂,顽强地站起来,两眼喷着怒火,向敌人冲去!这时,匪徒一声呼哨,四只狼狗狂吠着扑到甘云卿身上……
年仅18岁的甘云卿壮烈牺牲了。家乡人民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悲痛地埋葬了她,那是她仅存的8根忠骨。

资料来源:大众日报 甘云卿:刘胡兰式的女英雄 作者 陈巨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