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孙瑞兰

图片

孙瑞兰(1925-1947),1925年出生在莱阳县(今莱西市)前保驾山村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里。孙瑞兰一家8口,上有父母、姐姐,下有妹妹和三个弟弟。母亲常年有病,一家老少全靠着3亩山岭薄地过活,1944年深秋,驻姜山的国民党顽固派拉夫整修炮楼。孙瑞兰的父亲因病不能去,乡丁就逼着交钱买人顶替。孙瑞兰久病的母亲都无钱医治,哪还有钱买人,无奈只好让她刚满16岁的弟弟去。伪保长嫌他年龄小,干不了重活,就用铁锨砍他,幸好他躲得快,才免遭毒手。这一件件一桩桩不平之事,在孙瑞兰的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她恨不得挥拳砸碎这万恶的社会。

1945年秋天,莱阳(莱西)、莱西南全境解放,穷苦人的日子总算熬出了头。为巩固解放区,建立民主政权和群众组织,县委在新解放区开展了反奸清算、减租减息运动热情泼辣的孙瑞兰第一个报名,并走门串户地去动员妇女姐妹参加。在识字班里,她认真听课,刻苦学习,进步很快。她不仅积极学文化,而且主动协助区干部开展工作,成了革命积极分子。村里的一些坏分子对孙瑞兰积极参与革命工作说三道四,恶意诋毁,孙孙瑞兰不为所动,一如既往地东奔西跑,忙个不停。孙瑞兰对革命工作的积极认真,受到了区领导的赞许,不久,孙瑞兰担任了村妇救会长。此后,孙瑞兰的工作更忙了。

当时,莱西虽然解放了,但相距几十里外的即墨及百里之外的青岛仍有敌人盘踞,一些潜伏在外的地主恶霸也不时回来偷袭。为保卫胜利果实,孙瑞兰组织群众日夜站岗放哨,盘查路人,经常彻夜不眠。

拥军支前是妇救会的一项重要工作,孙瑞兰带领全村妇女舍了小家顾大家,一心扑在支前工作上。每遇路过的部队留驻,孙瑞兰宁愿自己不吃饭、不休息,也要把部队生活安排好战争期间,支前任务往往来得急而重,孙孙瑞兰带领妇女们总能克服困难,超额完成。孙瑞兰带领妇女们,除了完成上级下达的临时性支前任务外,还要承担起农业生产的重任,耕地、扶耧、下种,样样农活她都抢在头里。在孙瑞兰的模范带动下,妇女们积极踊跃,争先恐后,各项工作都抢在周围村的前头,拥军支前工作多次受到上级和部队的表扬。

抗战结束后,国民党反动派一直磨刀霍霍准备内战,为保卫胜利果实,华东局、胶东行署先后发出参军支前的号召,要求适龄青年积极入伍。在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动员参军不同于其他支前工作,是一项难度较大的任务。孙瑞兰下决心动员自己的弟弟和侄子参军来带动大家。最终,孙瑞兰说服了父亲,同意让孙瑞兰的弟弟和侄子报名参军。在他俩的带动下,20多名青年光荣入伍。孙瑞兰亲手给他们戴上大红花,唱着"参军光荣真光荣"的歌曲,把他们送到区里,为子弟兵增添了新的血液。

在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中,年轻的孙瑞兰以顽强的拼搏精神和无私的奉献精神,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赢得了上级党组织和同志们的信任与肯定。同时,在斗争中锻炼得有智有勇,更加坚强,从一个普通青年,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共产主义战士。
1944年,孙瑞兰被批准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入党的那天,是孙瑞兰终生难忘的日子。当她举起拳头在鲜红的党旗下宣誓时,就下定决心,要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随后,孙瑞兰担任了村长。这年8月,前保驾山村在减租减息的基础上,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面对地主们的反对,孙瑞兰和其他村干部先是挨家挨户做苦大仇深的贫雇农的工作,宣传党的土改政策,培养骨干,进而取得大多数村民的支持。接着召开全体村民斗争大会,对地主们进行公开批斗,打击他们的反动气焰,鼓舞村民们的斗争士气。孙瑞兰带头批斗了罪大恶极的地主恶霸刘学清的母亲,带领由青妇队、儿童团组成的拉拉队高呼:"打倒地主恶霸!"人民翻身当家!"使地主们迫于压力不得不交出土地和部分财物。

孙瑞兰在土改斗争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得到了贫苦农民的拥护,地主恶霸们却对她怀恨在心。有一次坏人往她家里扔黑石头,还散布"国民党快打回来了"、"穷鬼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等谣言。孙瑞兰的家人十分担心她的安全,劝她晚上少出去开会。孙瑞兰坚定地表示:有共产党在,他们别想翻天。我是共产党员,决不能向恶势力低头。由于国内形势的变化,村里的斗争愈加复杂。当时的村指导员迟志春被地主收买,蜕化变质,与地主恶霸沆瀣一气,串通起来,蓄谋杀害一贯听党的话,斗争立场坚定的老党员、县参议员孙凯山。危急时刻,孙瑞兰借口解手,摸黑向孙凯山家跑去。及时通知了孙凯山。孙凯山连夜赶到县里汇报了情况,粉碎了敌人的阴谋。

1947年9月,国民党反动派制定了"九月攻势"计划,纠集兵力,向胶东解放区发起了重点进攻。土改复查中逃到青岛、即墨敌占区的地主恶霸组成了"还乡团"尾随国民党匪军窜回莱西对翻身农民进行疯狂的阶级报复。为避免损失,根据上级的部署,孙瑞兰同其他村干部一起,带领群众坚壁清野,埋藏好了8万斤军粮,方始进行转移。第二批干部群众转移出去之后,大家都劝她不要回去了,说:"孙瑞兰,你是村长,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其他工作我们去做,你一定不要回去了。孙瑞兰想到村里还有很多同志和群众没有转移出去,需要人领导,毅然告诉出来的村干部,好好带领群众隐蔽,等待反攻,自己返回村里,坚持工作。
1947年9月初,逃亡地主刘学清,纠集一批地痞流氓窜回村里,四处打探党员干部和土改骨干的去向。为避免无谓的牺牲,孙瑞兰于9月12日早晨转移到相距5里路的胡家泊村未婚夫家隐蔽。孙瑞兰转移之后,还乡团到处抓她。由于叛徒告密,还乡团掌握了孙瑞兰的下落,9月24日,在叛徒孙武和的指引下,还乡团找到了孙孙瑞兰的住处,孙瑞兰落入魔掌。当天下午,还乡团头子刘学清、林忠官派叛徒孙武和劝降,让孙瑞兰讲出村里党员干部的情况。面对叛徒,孙孙瑞兰怒火中烧,厉声痛斥:“你这个不要脸的软骨头,还有脸来见我,赶快给我滚出去!要从我嘴里得到半点情况,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来!”

软的不行,匪徒们就来硬的。他们围住孙瑞兰举起棍棒劈头盖脸地打下去。打得孙瑞兰皮开肉绽,满身流血。孙瑞兰骂不绝口,绝不屈服。刘学清说:"只要你把党员干部的情况说出来,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也不用逃落他乡,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孙瑞兰"啐"地吐了一口血水恨恨地道:"休想!"刘学清气得发疯一般狂叫:"用火烤!"他们把孙瑞兰的衣服剥光,用点着火的山草棍在她身上乱烧。又把锅揭下,让孙瑞兰站在灶台边,用山草火烤她下身。山草一捆捆地燃烧着,孙瑞兰的皮肤很快变黑变焦。孙瑞兰再一次昏死过去。还乡团匪徒还不解恨恨,又把一口烧红的铁锅反扣在地上,把孙瑞兰拖到锅上反复烙烤。这样反反复复地折磨了四天四夜,孙瑞兰已经奄奄一息。看看没有办法,匪徒们只好把孙瑞兰关押起来,准备下毒手。

10月2日,匪首刘学清借其母烧百日之机,把孙瑞兰和另外7名革命干部、群众拖到刘学清祖坟前,其弟刘学周掀起铡刀首先铡死了县参议员孙凯山10岁的小儿子和13岁的女儿,以此来威胁孙瑞兰。面对匪徒们的暴行,孙瑞兰气炸了肺,咬碎了牙,她高声道:"还乡团的兔子尾巴长不了,我们的血不会白流,共产党员是杀不绝的。还乡团匪徒一刀捅进了孙瑞兰的胸膛,剜出了她的心脏,供在刘学清母亲的坟墓前,又一刀砍下了她的头颅。党的好女儿,年轻的共产党员孙瑞兰,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年仅22岁。

资料来源:360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