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钟竹筠

图片

钟竹筠是广东南路地区最早的女共产党员之一,是南路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是防城县党组织的创建者。

钟竹筠生于遂溪县钟竹筠原名叫秀贞,又名祝君。1903年出生在广东遂溪杨柑区忐忑塘村,一个贫寒的农民家里。

钟竹筠8岁那年,家乡遇上大灾荒,父亲领着两个哥哥,母亲带上她分头外出逃荒。她兄妹三人随母亲迁居北坡圩,以经营麻蓝、芒箕制品为业。几年后,又随母亲逃荒到廉江县安铺镇谋生。钟竹筠少年时聪慧伶俐,勤奋好学,深得邻里和亲友的喜爱。10岁那年,在亲友的资助下,她进入安铺初级小学就读。但因家境日趋贫困,被迫辍学,帮助母亲给财主、阔佬洗碗、洗衣、刷地,以维持生计。

1922年,钟竹筠18岁时,得到在北海经商的姑妈资助,进入北海贞德女校读书,此时,她在遂溪认识的南路地区最早的革命领导人之一的韩盈到这一带活动,并给她带来革命书籍和进步刊物。在韩盈的影响和引导下,她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并走上了革命道路。

1925年春,竹筠毕业后告别了老师和同学,寻找韩盈,毅然投身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洪流中。在革命的工作中竹筠和韩盈结为革命伴侣。然而,新婚燕尔,因革命工作需要,党组织安排竹筠到广州湾和雷州半岛开展妇女运动。夫妻临别时,韩盈无限深情地对她说:“竹筠啊,妇女工作不容易,你要多用心,多费神,把工作做好。”竹筠说:“请放心,什么苦我都吃过,山高不算高,人到山顶比山高。”

钟竹筠在广州湾、雷州一带开始搞妇女运动,宣传男女平等,反对妇女缠足,反对包办婚姻,成为那一带妇女运动的骨干。在此期间,她结识了广东四大农民运动领袖之一、南路共产党组织的创建入黄学增,经黄推荐,她于5月到广州参加谭植棠主办的第四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在“农讲所”,她认识了周恩来、彭湃、恽代英、周其鉴、阮啸仙等同志,在他们的影响下,钟竹筠对干革命求解放的认识更加深刻,便下定决心,把自己的一生献给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学习期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9月初,她在“农讲所”毕业,留在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妇女部工作,负责指导南路地区的妇女运动。

1925年冬,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南征,讨伐盘踞南路的反动军阀邓本殷。南征之前,组成了一个以共产党员为主体的国民党广东省党部南路特别委员会,随军南下,钟竹筠被任命为特委委员兼妇女部长。为了革命工作,她把生下来仅几个月的孩子交给伯母抚养,四处奔走活动,作社会调査,办妇女学习班,培养妇女骨干,建立妇女解放组织,足迹遍及梅菉、遂溪、廉江、高州、信宜、合浦和北海等地。所到之处,她都大力宣传妇女争取自身解放,发动妇女参加社会政治斗争,并经常在当时南路特委的刊物《血潮》上撰写文章,阐述妇女翻身解放的道理。

1926年2月至3月,遂溪全县在开展农民运动的同时,还进行反天主教和破除封建迷信活动。原由教会办的遂城"乐道明民"学校被改为遂溪女子初级小学,由钟竹筠任校长。4月10日 ,国民党遂溪县党部在韩盈、陈光礼、薛经辉、钟竹筠、陈荣位、刘坚等中共党员的协助下进行改组。陈光礼、邓成球、钟竹筠、刘坚等中共党员被选为县党部执行委员。6月1日,县党部在黄学增、韩盈的指导下召开执委监察第三次会议,重新分配工作,陈光礼、邓成球、刘坚、钟竹筠分别负责组织部、工人部、农民部、妇女部的工作。4月 遂溪县妇女解放协会成立,主席钟竹筠,会址设于遂城图书馆。5月26日 ,国民党南路特别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整顿南路各县党务和开展农工运动等问题。会议决定派钟竹筠、黄荣整顿茂名党务。10月 ,中共遂溪县委员会成立。韩盈、黄广渊、钟竹筠、陈光礼、邓成球、颜卓等十二人为县委委员。同月为适应革命形势的发展,党组织派钟竹筠到防城县开展建党工作和加强对工农运动的领导。她为了党的事业,毅然离开亲爱的丈夫和孩子,临走前,她将还在吃奶的儿子韩道交给嫂嫂照料,并在孩子的脸蛋上轻轻亲吻了一下,然而,她没料到,这是她给孩子的最后一吻。

钟竹筠只身来到防城县东兴镇,利用韩盈的母亲和继父在这里行医、开设杂货店的有利条件作掩护,开展革命活动。钟竹筠按照南路特委的布置,很快就与当地工农运动的负责人取得联系,投入如火如荼的工农革命运动。在她的指导下,工会、农会、学生会、妇协会都得到加强和发展,进一步有计划向封建主义和地方恶势力开展猛烈斗争。

钟竹筠首先在东兴女子小学发动和组织女教师、女学生参加妇女协会。在她的发动下,女教师和许多女学生都成为妇女协会的骨干。以后,钟竹筠被选为东兴妇女解放协会主席。为了教育和帮助广大受压迫妇女从封建桎梏中解放出来,她经常亲自手摇铃,带领妇女积极分子上街宣传演讲。她号召妇女团结起来,打碎封建枷锁,走上社会,学习文化,关心社会改革,为改善和提高自己的地位而斗争。她的演说,道理精辟,感人肺腑,博得群众的称赞。

那时,东兴妇女惯于束胸,钟竹筠明确指出:这是封建社会统治者轻视、压迫、侮辱妇女的一种手段,是腐朽意识强加于妇女肉体的痛苦。她号召妇女敢于向封建宗法思想挑战,发动妇女开展了“天乳解放”运动。一些由于生活所迫、或者其他原因沦为妓女的妇女,受鸨母的严厉剥削和摧残,生活很悲惨。钟竹筠便发动她们起来与鸨母斗争。她还把自己的首饰、衣物卖掉、帮助妓女赎身。通过一系列的工作和斗争,终于使十多名妓女跳出火坑。

钟竹筠深入体察到婢女、侍妾受主人欺侮凌辱的痛苦,又发动妇女向那些虐待婢女、侍妾的人进行说理斗争,使许多婢女、侍妾的地位得到改善。

钟竹筠很注意对青少年的培养教育,她在东兴镇小学,组织了几个“三人学习小组”,辅导青少年学习马列著作和进步书刊,如《共产主义ABC》、《布尔什维克》、《少年漂泊者》等,熏陶革命思想。这些学习小组成员,还定时进行社会调查。她还到防城镇与驻军指导员何仲维,共同举办了有男女青年五、六十人参加的“速成宣传讲习班”,培养宣传骨干。在东兴组织了 “儿童研究社”,在防城组织了 “儿童团”,积极培养教育革命后代。在她的教育、影响下,此期间,一批进步青年如易一德、麦球英、易永言、张甫碧等先后离开东兴,前往广州求学,并参加了革命活动,参加党、团组织,有些参加了广州起义。
图片

钟竹筠还注意发展中越两国人民的友谊。东兴与法国殖民统治下的芒街只一河之隔,有铁桥相连,她常到芒街碗厂宣传发动工人,把东芒两地的工人联合起来,互相配合,互相支援,向资方、地方恶势力及帝国主义殖民者进行斗争。还在华侨工人中物色积极分子,发展党员。

钟竹筠还善于利用自己公开的、合法的身份,从事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她不但在下层广泛结交劳苦大众,而且周旋于国民党统治者的上层社会,官府中的老爷、太太,她都有所交往,就是当时东兴的警察分局,也常请她议事,协助调解群众的摩擦和纠纷,为革命运动的顺利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工、农、青、妇群众运动中,钟竹筠十分注重知识份子的教育和培养,并从中物色建党对象,先后吸收了黄胞民、易一德、麦球英等8人入党。1927年1月,组建了中共防城县第一个支部——东兴支部,她任党支部书记。与此同时,中共南路地方委员会成立,钟竹筠为委员,但仍留在东兴工作。

钟竹筠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日夜奔劳、废寝忘食,常常外出工作到晚上10时以后才回家,回家后又常常阅读书刊或写文章到更深夜阑。

1927年1月,中共南路地方委员会成立,韩盈任委员兼遂溪县委书记。不料,风云突变,国民党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疯狂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韩盈等14人在5月21日被敌人杀害于遂城竹行岭。敌人将韩盈的首级悬挂在城门上威胁共产党人和革命同志。

面对丈夫的牺牲,钟竹筠化悲痛为力量,挑起丈夫生前的革命重担,继续战斗。

国民党广东省政府磨刀霍霍,以军字第五〇〇号致函省“清党委员会”,对钟竹筠四方通缉。9月下旬,东兴警察分局长沈石孚接到“钦廉清党委员会”逮捕钟竹筠的密令。一天晚上,钟竹筠在东兴被叛徒出卖落入国民党反动派之手,敌人慑于竹筠深孚众望,不敢公然下手,于是施展阴谋,暗中逮捕。沈石孚诡称请她去“议事”,随即秘密拘押,并用船连夜解送北海第二区署。

钟竹筠被押到北海后,北海反动头子廖国彦立即向上司报功请赏。反动当局要廖国彥把钟竹筠当“共产党要犯”加以处置。在狱中她受尽了敌人的各种酷刑,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她始终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地与敌人作殊死的斗争。敌人要她供出党的组织和同志们的姓名,她斩钉截铁地严词以对:“斩杀由你们,要我出卖组织和同志不可能!”
图片
国民党审判厅长见钟竹筠年轻貌美,无耻地提出要娶她为妾。说:“只要你肯脱离共产党,肯同我……一切由我负责”。钟竹筠正气凛然,严词斥责道:“你这个啃草食粪的禽兽,祸国殃民的刽子手,你说的是猪狗话,我们革命者是听不懂的。”后来广东省“清党委员会”派来一个特派员到北海审讯她,看到她生得如此人才出众,也对她产生邪念,并以利禄引诱说:“你年纪轻轻,何必守寡?若肯嫁我,可以把你释放,还可以给你做个校长,享享福。”钟竹筠愤怒地断然说:“要斩要杀由你们,要我屈服办不到!” “革命不会完!最终完的是你们这伙人面兽心的反动派!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难道还怕你们几个反动派?要宰要割任你。但是,你们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东西!”

她看透了敌人阴险狠毒的本性,知道敌人随时都可能对她暗下毒手,于是把带在身边的一支心爱的“地球牌”自来水笔,托来探望的亲友转给她的独生儿子,并嘱咐说:“他长大后嘱他好好读书,要做一个对国家民族有用的人。”还鼓励前来探望的战友说:“干革命就会有牺牲,为革命而死无尚光荣。你们不要怕,要继续斗争下去。”

生命是可贵的。钟竹筠十分珍惜把有限的时光,尽最大限度地来做对革命有益的工作,在狱中,她不断向难友揭露反动派屠杀、迫害革命者的滔天罪行,团结、教育难友向狱吏法官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同时,她非常关心难友疾苦,勤快地为难友缝补衣服,并通过来探望亲友的关系,向外领取毛线回狱中针织,换取一些工钱来改善难友的生活。

钟竹筠在狱中一年多的时间里,经受了敌人的种种酷刑折磨和利禄引诱,她始终如一地表现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

国民党反动当局在她身上毫无所获,默驴技穷,凶相毕露,便判决她死刑。

1929年5月30日,钟竹筠梳妆整齐,穿起平时最爱穿的白衫黑裙学生装,然后拖着沉重的脚镣,带着手铐,强忍刑伤疼痛,端坐在黄包车上。北海市民听说国民党屠杀女共产党员,纷纷走出家门,聚集街头,送别这位英勇不屈的女英雄。竹筠看着街道两旁的父老乡亲,大声演说:“乡亲们,国民党蒋介石叛变革命,血腥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但是,共产党是杀不完的,革命群众也是杀不完的。革命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街上的群众越聚越多,人们向女英雄投去崇敬的目光,洒泪送别。

钟竹筠挺立在北海西炮台刑场,面对敌人的枪口,她镇静自若地,轻蔑扫视刽子手,昂首挺胸,迸力高呼:“中国人民解放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钟竹筠英勇就义时,年仅26岁。
图片

为了纪念钟竹筠烈士,家乡人民将她的出生地杨柑镇忐忑塘村,改为杨柑镇祝君(竹筠别名)村,修缮了钟竹筠烈士故居,并立了一尊钟竹筠烈士的大理石雕像。人们不断来到这里瞻仰、悼念中华女烈钟竹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