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同读《资本论》的结婚照

MAIN201706210855000381132557714
1920年6月,在法国的蒙达尼两位两自中国的勤工俭学的留学生结婚了,他们俩的结婚照为二人同读一本打开的《资本论》。他俩就是我党的两位男女创始人蔡和松与向警予。

蔡和松与向警予婚后将恋爱过程中互赠的诗作收集出版,题为《向上同盟》。国内的毛泽东闻知此讯,极为高兴。他在1920 年11月26 日致革命友人的信中说:“以资本主义做基础的婚姻制度,是一件绝对要不得的事,在理论上是以法律保护最不合理的强奸,而禁止最合理的自由恋爱……我听得‘向蔡同盟’的事,为之一喜。向蔡已经打破了‘怕’,实行不要婚姻,我们正好奉向、蔡做首领,组成一个‘拒婚同盟’。”这里讲的“拒婚”,就是反对旧式的封建婚姻,追求自由的爱情结合。

在国内的向警予的继母也得知此事,气急败坏地说:“现成的将军夫人不做,却去找个磨豆腐的!”( 蔡和森当时在法国的一家豆腐公司里打工) 。

原来1916年夏,从周南女校毕业的向警予,怀着“教育救国”的抱负, 回乡创办了溆浦女校,并自任校长。她提倡半工半读,倡导男女同校, 反对女子缠足等陈规陋习。向警予为了募集修建学堂的经费,四处奔走。当地军阀周则范想娶她做二房姨太太。向警予的父亲虽是位富商,但慑于周则范的权势,不敢拒绝, 向警予的继母则想借此高攀,积极鼓动促成此事。向警予坚决拒绝,她只身闯进周公馆,发誓“以身许国, 终身不嫁”。

为追求革命理想,彻底摆脱周则范的纠缠,在蔡畅组建的留法勤工俭学会的邀请下,向警予于1919年秋离开溆浦,前往长沙。12月下旬,她与蔡和森、蔡畅兄妹及蔡母葛健豪等同船赴法,决心“求得真理,来改造中国,振兴中华”。在漫漫的海上旅途中,向警予和蔡和森经常在一起讨论学术和政治问题,憧憬美好的未来,由道合而志同,萌发情愫,终于志同道合的二人在法国结合到了一起。

1920年12月的圣诞节前,已在法国求学的向警予用一张正面画有两个法国小孩图片的明信片,写下了这封给父母的家书。

  爹爹妈妈呀,我天天把你两老家的相,放在床上,每早晚必看一阵。前几天早晨,忽然见着爹爹的相现笑容,心里欢喜得了不得。等一会儿,便得着五哥的平安家报。今天晚上九点钟,新从世界工学社②旁听回来。捧着你老[人]家的相一看,忽现愁容,两个眉毛紧紧地锁着,左看也不开,右看也不开,我便这样说:“我的爹爹呀,不要愁,你的九儿③在这里,努力做人,努力向上”,总要不辱你老这块肉与这滴血,而且这块肉、这滴血还要在世界上放一个特别光明。和森是九儿真正所爱的人,志趋[趣]没有一点不同的。这画片上的两小④也合他与我的意。我同他是一千九百廿年产生的新人,又可叫做廿世纪的小孩子。

注释:

①这封信是写在向警予从法国寄给父母的明信片上的,写于1920年8月。在留法勤工俭学期间,她和蔡和森自由结婚,她把由衷的喜悦写信告诉父母,坚信自己选择的革命伴侣是可靠的。

②世界工学社:当时留法学生中那些信仰无政府主义者组织的团体,后被改造成广大勤工俭学学生的领导组织。

③九儿:向警予在家族中排行第九,乳名“九九”。

④这画片上的两小:此明信片的正面印有两个外国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