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不凋谢的井冈兰**

《永不凋谢的井冈兰》。

来源:“我心向党”党史故事汇 讲述人唐靓嫱

1962年,76岁高龄的朱德元帅重上井冈山,他看到了山边石头缝隙之中的兰花,一定要登高去采集。身边的警卫员担心他的安全,赶忙劝阻,而朱德非常坚持。他小心翼翼将这几株井岗兰挖了出来,将它们带回了家。朱德此行上井冈,什么也没有带,除了这几株兰花,他还为此写下了一首诗:

井冈山上产幽兰,乔木林中共草蟠;漫道林深知,寻芳万里几回看。

朱德委员长爱兰是众所周知的,而这背后其实有着一段辛酸往事的缘故,他的夫人伍若兰同志就是在井冈山上牺牲的,他爱兰,又何尝不是借此怀念天人永隔的爱人呢!

伍若兰,生于1906年11月3日,湖南耒阳城郊九眼塘人。在耒阳,提起伍若兰,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是朱德元帅的革命伴侣,更是一位巾帼英雄。毛泽东曾经赞誉她和贺子珍是井冈山上的“绝代双骄”。

她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个小知识分子,当过私塾教师,母亲是个勤劳俭朴的家庭妇女。伍若兰有兄弟姐妹六人,她排行第五。伍若兰虽然是个女孩子,却性格倔强,胆量过人。有一天,奶奶给伍若兰缠脚,她开始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顺从了奶奶的意思。缠好脚后,她一走路就痛得要命,于是她就将缠脚布松了。奶奶不让,她又闹又踢,只好罢了。伍氏宗祠的族长知道后,大发雷霆,那还了得,女人不缠脚,成何体统?便将她和她父亲叫到祠堂里去,一定要给她缠脚。只有4岁多的她并没有被那威严阵势吓倒,反而先问族长为何男孩子不缠脚。族长吱吱唔唔说:“这是历代传下来的规矩,谁也不得违背。女孩子不缠脚,将来一双大脚谁会娶你?这是伤风败俗。”她当面反驳说:“我就是不缠,将来嫁不出去用不着你管,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族长拿她没办法,只好随她去,于是她成了村中第一个不缠脚的女孩子。

伍若兰8岁入学,12岁考入县女子职业学校。她聪明又勤奋,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深受老师的喜爱。她爱看课外书籍,特别是对披露社会阴暗面的文章爱不释手。她目睹劳动人民的悲惨生活,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对黑暗社会的憎恨和对劳苦大众的同情。1924年,伍若兰考入湖南省第三女子师范学校,校址设在衡阳市。这是伍若兰一生中的重大转折点。当时,许多有抱负的青年都来这里求学,她入学后,认识了毛泽建、何宝珍、夏明衡等进步女青年。在她们的影响下,伍若兰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积极参加三师地下党组织领导的上街游行。1926年秋,伍若兰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冬,伍若兰回到耒阳从事农民运动,担任县委宣传部长。她领导全县广大妇女群众砸烂封建枷锁,兴起了剪发、放脚运动,反响很大。伍若兰还协助县农会、工会发动群众,开展了减租减息,打倒土豪劣绅的斗争,保护了工农利益。她在乡村举办夜校,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当时她编了一首歌:“如今世道太不公,富的富来穷的穷,富人高楼饮美酒,穷人赤膊喝北风。”这首歌揭示了阶级压迫,启发了农民群众的阶级觉悟。伍若兰很快成为全省有影响的女共产党员。

1927年长沙“马日事变”后,国民党反动派在湖南进行残酷的大屠杀,伍若兰被列为重点通缉对象。在白色恐怖中,她临危不惧,与邓宗海、刘泰等革命人士坚持斗争,重组中共耒阳县委。

反动派到处抓捕伍若兰。有一次,伍若兰在自家书房处理文件,敌人突然出现在村口。村里人顿时明白,这是来抓伍若兰的,于是大家上前堵在大门口,有的拖,有的拉,有的扯,硬是不准他们进村。伍若兰趁机从后门逃走,由一个农民用船将她渡到对河。

1928年2月,朱德、陈毅率领工农革命军攻克耒阳,成立了县苏维埃政府,伍若兰担任了县女子联合会会长。办公地点设立在邓家祠堂。她带领妇女上街搞宣传,组织演讲,大力宣传反封建、打土豪。她还发动广大妇女做好部队的支前工作,打草鞋,组织青壮年抬担架,送开水,为湘南暴动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伍若兰沉着,敏捷,能文能武,深受朱德的赏识。伍若兰对朱德的卓越军事才华也从心底里爱慕。在并肩作战的日子里,两人相爱了。3月中旬的一天,经邓宗海、刘泰、周舫等人做媒,在段子英的主持下,伍若兰和朱德在水东江庙岭上的三顺祠,举行了简朴的婚礼。进入洞房后,伍若兰对朱德说:“我长得不漂亮,脸上有麻子,配不上你”。朱德幽默地回答:“麻子有啥关系,你是麻子,我是胡子,我俩马马虎虎过一辈子”。逗得窗外几上卫兵哈哈大笑。刚好师部参谋王展程走过,就顺口而出说道:“麻子胡子成一对,马马虎虎一头睡,唯有英雄配英雄,各当各的总指挥”。这首打油诗,很快在当地传开了。

两人间的轶事还有很多,比如伍若兰是湖南人,朱德是四川人,朱德就诙谐地说:你是个辣不怕,我是不怕辣,咱们俩辣到一块了。两人结合后,共同投入了火辣辣的革命斗争,伍若兰3月加入红军,同年4月,伍若兰随朱德率领的工农革命军和耒阳农军8000多人上井冈山与毛泽东会师。

井冈山的斗争如火如荼。伍若兰上山后,担任红四军宣传队队长,萧克、邓华、欧阳毅、谢唯俊、彭儒等都是宣传队的队员。伍若兰带着队员深入农村宣传、发动群众。井冈山的崇山峻岭上,留下伍若兰坚定的脚印;陡峻的悬崖峭壁上,有伍若兰写下的标语。红四军军部的命令、文告中,浸透着伍若兰的汗水。为了适应险恶的战争环境,伍若兰还练就了双手打枪的本领,被根据地军民誉为“双枪女将”。古代的女将射箭可百步穿杨,而革命的巾帼伍若兰,左右手打枪能百步穿孔。她说过,我准备在战斗中右手被打伤,左手能照样杀敌,这就是我苦练左右手射击的原因。至今,井冈山上还流传着她的战斗故事。有首山歌就唱出了她的事迹:“红军队里多英雄,双枪女将建奇功。横扫敌人如卷席,英雄威震七溪岭”。

新七溪岭战斗中有她的成绩,黄洋界保卫战中有她洪亮的杀声。她身为军部的宣传干部,又是军长的妻子,对革命工作,凡事都带头干,为人处事十分谦虚,从不居功自傲,更不摆任何架子。她深入群众谈心,了解情况,做细致的思想工作。行军有马不骑,总是把马让给病号和体弱的同志,自己穿着草鞋同战士一道步行。

1929年元月,面对敌人重兵压境,毛泽东和朱德决定将红四军向赣南、闽西进军,留下彭德怀的红五军守山。林海怒吼,风雪严寒,到处是银装素裹。在密林深处的寻乌县项山圳下村,是红四军主力在吉潭战斗后转移休整的临时驻地。

2月2日晚,部队到达江西寻乌县吉潭镇圳下村休整,召开了红四军军部会议。凌晨时分,尾追上来的敌军刘仕毅部队包围了村子,情况十分危急。危难时刻,朱德带领军部警卫排冲了上去,伍若兰紧随其后。他们用密集的火力顶住了敌人,掩护毛泽东等人撤退。战斗十分惨烈,敌人倚仗兵力优势围追堵截。政治部主任陈毅转移时被敌人抓住,他用拳头打倒两个敌兵,摆脱了危险。彭暌带着他的连队冒死救援,总算把毛泽东和陈毅等人救出。但是狡猾的敌人从朱德警卫排的连发枪械枪声中,由此判断其中必有红军的大官,从而紧紧咬住不放。

为了摆脱敌人纠缠,朱德决定把警卫排兵分两路,交替掩护,边打边退。危急时刻,伍若兰做出惊人举动,她脱下朱德的黄大衣披在自己身上,造成敌人在黑暗中误以为她就是红军大官的假象,从而引开敌人,朱德带着身边的几个警卫人员总算突围出去。不幸的是,战斗中,伍若兰腿部受伤了,只好趴在地上狙击敌人,终因寡不敌众而被俘。

敌人把她押送到赣州。刘士毅还电告蒋介石邀功请赏,并想从她的口中得到红军的机密。

敌人问:“朱德、毛泽东在哪里?”

伍答:“在红军里,在人民心里!”

又问:“你为什么当土匪?”

伍怒斥道:“真正的土匪是你们!我是共产党,是革命者,要消灭你们这伙反动派!”

敌人施行“吊打”、“踩杠子”、“灌辣椒水”等酷刑,折磨她很久,都未能动摇伍若兰的革命信念。她说:“革命一定会成功,你们一定要灭亡!”

敌人诱其同朱德脱离关系,自首投降,敌首刘士毅说:“只要你能自首,或公开声明一下同朱德脱离夫妻关系,就可保你不死,还可给你官做!”伍若兰坚贞不屈,怒目痛斥:“告诉你们的主子,要我和朱德脱离关系,背叛共产党,除非日从西边出,赣江水倒流!”铮铮话语,气壮山河,惊得敌人目瞪口呆。

1929年2月12日 ,年仅23岁的一代女英豪,被惨杀于赣州卫府里。更令人发指的是,敌人还将她的头颅割下,挂在赣州城门上示众。她牺牲时,已有四个多月的身孕,敌人残忍地割开她的腹部,把孩子剁成肉酱。

当时通讯落后信息不通,1929年2月17日,红四军进入东固后,朱德才知道爱妻伍若兰已经牺牲。此时,他俩结婚还未满一年。一对恩爱夫妻、革命伴侣从此生死分离。朱德深感悲痛,并长久地怀念她,曾向美国作家史沫特莱深情地介绍说:"她是一个坚韧不拔的农民组织者,是一个又会搞宣传,又会打仗,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难得女子。”

他们两人没有共同的孩子,朱德手里只有伍若兰做的一双布鞋,他一直珍藏着。

黄永玉在沈从文墓地有这么一句题词:“一个士兵,要不战死疆场,便是回到故乡。”女红军战士伍若兰没有回到故乡耒阳,甚至连墓地都没有。据说因她是湖南人,敌人将她的头颅送到长沙示众,还厚颜无耻地在湖南《民国日报》上,发表两篇欣赏人头的文章,妄图震慑人心。杨开慧看到这两篇“奇文”,写了篇《悲感》,义愤填膺,痛斥反动派残害共产党人的罪行。

新中国建立后,党和人民没有忘记伍若兰,在江西井冈山上树立了她英姿飒爽的铜像,供人民瞻仰。2013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耒阳作家朱文科创作的纪实小说《血色幽兰》,这是目前唯一的一部反映伍若兰一生的长篇文学作品。朱德家的后人更没有忘记她,朱德的侄孙女朱玉珍、侄外孙女刘克明专程到耒阳寻找亲属,通过耒阳市党史研究室的同志找到了伍若兰的侄儿伍天晓。她们热情地紧握着老伍的双手说:“叔叔,伍若兰烈士是我们朱家的恩人,没有伍若兰就没有朱德,也没朱家的今天,中国的历史也要重写。”

朱德元帅因为怀念伍若兰,晚年喜爱种养兰花,还写了很多赞美兰花的诗歌。伍若兰,宛若一朵圣洁的兰花,永远绽放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充满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