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吴洪英

图片

吴洪英是惠民县何坊牛茁村人,1908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乳名金莲。父亲吴振元,兄长吴洪杨,都是勤劳、朴实的农民。彼时的中国正处在腐败黑暗的清朝末年,在内外剥削者的压榨下,农民从年头忙到年尾也填不饱肚子。

吴洪英从小勤劳能干,是家中的好孩子,尽管是个女孩,但却经常操持农具下地干活,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18岁时嫁给了牛茁村的牛连奎。由于家境贫寒,吴洪英从小便没有读过书,但在她的心灵深处,却深藏着传统妇女的美德,那就是勤俭持家、任劳任怨,外表文秀的她,内心深处却也蕴藏着忠贞刚毅、威武不屈的气节。

1937年11月,日本鬼子占领了惠民县城,国民党官员和军队不战而逃,穷凶极恶的鬼子无恶不作,在这民族危难之际,吴洪英的丈夫牛连奎毅然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在牛茁村成立了秘密联络站,负责传递情报和上级文件。

为了保守党的机密,牛连奎连父母妻子都隐瞒着,丈夫的秘密行为,引起了吴洪英的疑虑。在丈夫的开导与影响下,她也逐渐明白了抗日救国的道理,不但理解了丈夫,还主动支持丈夫,帮助丈夫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成为村里的积极分子,由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逐步成为一名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日本鬼子投降后,在共产党领导下,惠民县成立了各级人民政府,牛茁村也建立了基层政权。这时的吴洪英也已成长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她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动员本村妇女参加妇救会,组织秧歌队、宣传队,带头控诉旧社会的黑暗,宣传新社会的光明。她还带领群众斗地主,反恶霸,使牛茁村的群众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在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威信,而这也引起了敌人的强烈憎恨。1946年,国民党发动的内战爆发后,一些逃亡在外的国民党兵痞和地主、富农分子便组织了还乡团,随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到处反攻倒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1946年8月8日,以特务头子牛子明为首的还乡团130多人,在牛茁村伪保长牛士林的带领下,包围了牛茁村。他们的口号就是“打进牛茁村,活刮牛连奎”。牛连奎此时正在家中。他刚刚买粮回村准备到菜园去摘豆角,想出村已来不及了。牛连奎急中生智,就躲进秫秸垛里,他的儿子越墙跳到西邻小学教师牛玉山家躲了起来。

这时,几个匪徒闯进吴洪英的大门。为了转移匪徒们的视线,吴洪英故意进牛棚添草。
匪徒们上前抓住吴洪英拳脚相加,翻箱倒柜,没有找到牛连奎。他们把吴洪英连推带搡,押到街上。吴洪英抬眼一看,匪徒们正从各家各户往街上赶人,男女老少挤满一街筒子。农会会长牛树林、民兵牛之如被绑在一棵老槐树上。
匪首班潘敏站在一块大石头上趾高气扬地乱指挥。他见抓到了吴洪英,狞笑着说:“好啊!咱们今天是冤有头、债有主,该账的还账,欠债的还钱!你来得正好,把她给我捆起来!”于是特务们七手八脚,把吴洪英五花大绑捆了起来。
“看见了吗?”班潘敏得意忘形抬高嗓门大声吆喝,“这就是跟共产党办事的下场!我要问吴洪英,牛连奎在哪里?你说了我不追究你,一人做事一人当。说吧,说了我马上就放了你!”沉默,沉默,还是沉默。“好啊,敬酒不吃呀!给我打!”棍棒相加,一阵下来,吴洪英虽多处受伤,但她仍是咬紧牙关,什么话也不说。
“我要杀只鸡给猴看看!”班潘敏咆哮了,“砍下牛树林的脑袋!“按照他的命令,一个匪徒怀抱明晃晃的钢刀,向牛树林同志走去……牛树林同志英勇牺牲了。人们悲愤交集,怒火满腔!匪徒的疯狂举动并没有吓到吴洪英。她大义凛然,怒斥敌人的暴行。
接着惨无人道的匪徒,割下吴洪英的耳朵,逼着让她说出共产党员、农会干部的名字,遭到了吴洪英严辞拒绝。班潘敏示意匪徒们摆下一把铡刀。他清了清嗓子说:“还有一次机会,让吴洪英说出她丈夫现在在哪里,要是不说,看,我就铡了她!“他转过头,对吴洪英狠狠地说“再不讲,这就是你的上天之地。”吴洪英面不改色,向班潘敏啐了一口说:“就是不知道!”“乡亲们,”吴洪英用力一甩被折磨得凌乱了的头发,转脸对乡亲们说,“我去了,咱们要记着这血海深仇啊!”毅然决然地向铡刀走去。班潘敏跳起来,狼嚎似地奔向铡刀……罪恶的铡刀终于按了下去,吴洪英被被匪徒活活地铡成了三段,踢到池塘里。吴洪英同志英勇就义,年仅38岁。她被称为“刘胡兰式的英雄”。
解放战争的形势发展很快,班潘敏等杀人恶魔没有蹦跶几天,就落入了人民政府的法网,受到了正义的惩罚。

资料来源:广西城乡资信 追忆“刘胡兰”式的女英雄吴洪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