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王翠红

王翠红,真实姓名不详,1911年出生于江西省武宁县一个贫农家庭。3岁丧父,4岁被通山大垄口地主王佩章买来作婢,取名王翠红。王佩章夫妻心狠手辣,小翠红在打骂与欺凌中度过10个春秋。14岁时,又被王佩章以1000串钱的身价卖给石门黄荆林劣绅之子夏守清作妾。夏守清时年近3旬,好逸恶劳,吸毒聚赌,是个浪荡的公子哥儿。其妻殷氏是一个刁钻横蛮的泼妇,因不生育才同意夏守清娶王翠红做小来生儿育女,以传宗接代。王翠红出了狼窝又进虎穴。

1927年初,工农大革命的春风吹进了石门关,石门楚王山下黄荆林一带的贫苦农民在共产党员夏家寿、夏洪海等人的领导下组织了农民协会。夏守清为逃避工农群众的斗争悄悄地逃走了。16岁的王翠红开始过上了人的日子。她走出家门,参加妇女协会,剪了发,放了足,还在工农学校里读了几个月的书,能识近千字。不久,工农大革命失败,南林民团在劣绅徐贵臣带领下三次血洗楚王山,共产党员夏家寿等人壮烈牺牲。石门革命转入低潮。王翠红跟随农民自卫队潜入北山,昼伏夜出,等待革命时机。

经过严冬的人特别感到春天的温暖。王翠红这个生活在旧社会最底层、在土豪劣绅家当奴为妾的受苦妇女,更加盼望着解放。1929年2月,大革命失败后离开石门的共产党员夏洪海、夏阜物等人回来了,他们带来“董南贤”(“通山县”的谐音,即中共通山县委代号)游击队在泥湖大地一带坚持活动的消息,带来了县委的指示,秘密串联大革命时期的积极分子,组织了抗租抗债委员会。王翠红参加党领导的活动,成为石门妇女会的负责人。是年秋天,红军第五纵队占领县城,各地苏维埃政府成立。在楚王山下召开的石门乡苏维埃政府成立会上,18岁的王翠红当选为乡苏维埃政府妇女部长。她工作积极,斗争性强,1930年2月被石门党组织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入党后,王翠红积极参与领导石门的土地革命​​,将没收土豪劣绅的土地山林合理地分给当地少地无林的贫苦农民。她带头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向苏维埃政府申请离婚,解除她与夏守清的不合理的婚姻,与本村青年、乡反帝大同盟主席夏辉才结为夫妻。在她的带动与帮助下,石门一带的邱六娥、徐安忠、王德荷等十几个童养媳都得到婚姻自由,并成为土地革命的积极分子。为了宣传苏维埃政府颁布的婚姻法,她通过办识字班,组织歌咏队等办法进行宣传活动。她还根据自己的身世,编出“婚姻自作主”的山歌,其中一段这样的歌词,至今还在石门一带流传︰

成立苏维埃,

《婚姻法》传下来。

砸碎封建铁锁链,

自由谈恋爱。

不爱两分开。

1931年至1932年间,南林桥的反动民团与驻守在当地的国民党部队谢彬师相勾结,制造-。中共通山县委决定通山苏区向西发展,并以干部条件较好的石门苏区为中心,建立南林区委与区苏维埃政府。王翠红担任区委委员、区妇女会主任。她积极协助区委、区政府在石门组建红九连、区工农游击队、区农民赤卫军。在革命斗争中成长起来的王翠红,为了把全部精力投入工作与战斗,与丈夫相约暂时不要孩子。她挑选一批青年妇女组成南林女子赤卫军,为动员苏区人民保卫苏区做了大量工作。她身体力行,经常带领女子赤卫军随红九连、南林游击队到田心屋、清、大坪一带打游击。她在战斗中表现勇敢,不仅枪法准,还很有智谋。

1933年1月20日,农历春节临近,黄坪地下党侦知南林民团要从咸宁柏墩运来食盐的消息,报告给区委,王翠红率女子赤卫军邱六娥等人配合红九连连长夏有功率领部队,在敌运输队必经的濠头岭的山路两边设下埋伏。他们在刺骨的寒风中从清晨等到中午,还不见敌人运盐队到来。王翠红与夏有功商量,从背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绿衣服和一件长衫给邱六娥与一位青年红军战士穿上。只见他们手里提着年货,俨然一对新婚夫妻赶集归来,从濠头岭上徐徐向田心屋方向走去。正在那里观望的敌民团分队长,见来人没有什么异样,就指挥等在田心屋的运盐民夫挑着担子上岭。他是想趁午间行人多,好走出濠头岭,把食盐运回南林桥。运盐队在岭下与去田心屋的邱六娥“夫妇”打了个照面,没有发现半点破绽,就一鼓劲上了岭,王翠红等和红军指点员迅速包围了敌人运盐队。走在后面的民团分队长见势就往林子里钻。手疾眼快的王翠红一枪击中其要害,这个分队长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其余几个押运的民团团丁乖乖地交了枪。这次战斗截获食盐700斤,缴枪5支。王翠红和她的战友们为苏区军民的反“围剿”立下了大功。

这一时期,鄂东南苏区在敌人的反复“围剿”中遭受挫折,鄂东南道委撤出龙港后迁到了大幕山麓的长安区,石门苏区成了鄂东南苏区的前哨。为了加强鄂南各县苏区的工作,道委调通山中心县委常委阮英清组成咸通工作团。工作团以石门楚王山为中心,向咸宁、蒲圻、崇阳等地发展,在创建柏墩、随阳、黑桥、白羊、白沙的联片苏区时,王翠红和她的女子赤卫军作出了一定贡献。1933年8月组成中共咸蒲崇通县委时,王翠红当选为县委委员、县苏维埃执委、县妇女会主任。当时咸蒲崇通边区赤白交错,情况复杂,斗争艰苦。王翠红的丈夫夏辉才在战斗中牺牲。她强忍着悲痛忘我战斗,经常带领游击队打土豪筹粮款,捉密探。她枪法准,智谋多,成为敌人闻风丧胆的女英雄。敌人到处悬赏捉拿她。

1933年夏,大革命时期潜逃外地的夏守清,已在国民党军队里混上个连长,随军进驻通山,成为“围剿”苏区,-人民的刽子手。一见上面通缉王翠红,既想立功又想0,就向敌团长呈报了“进剿”石门苏区的计划。经过一番策划后,夏守清带一连兵力进了石门关。王翠红向县委书记阮英清汇报情况时,提出了一个将计就计的对策来。一连好几天,王翠红、阮英清等人总是每天早去晚归地到背后山地坪去开会。狡猾的夏守清没有敢率部去直接攻打楚王山。他知道,进了大山的密林,不仅像大海捞针找不到王翠红,闹不好全军覆没,还要搭上自己的小命。他进石门后把部队驻扎在石门畈,然后派了几个便衣偷偷混进黄荆林作探子。当便衣向他报告了王翠红等少数人白天在地坪开会的消息后,他喜形于色。第二天凌晨,就悄悄地带一个排,埋伏在通往地坪的必经路口两边。这地方他太熟悉了,大革命时当地群众就是在这里惩办了他罪大恶极的父亲。他妄想用王翠红等人的心肝来奠祭他父亲罪恶的亡灵。可是他在这里一直等到下午,却见不到一个人影。夏守清知道上当,立即下令撤兵。但敌人刚一起身,事先已作好反埋伏的红军游击队就一齐向敌人开火。王翠红弹不虚发,把夏守清身边的几个贴心护卫一一打倒,夏守清见势不妙,想窜入茅林逃命。只见左右手持枪的王翠红双枪齐发,两颗子弹不偏不斜正好打在夏守清的两个膝盖骨上,夏守清躺在那里嚎叫,被游击队活捉了。这次战斗,全歼敌人一个排,缴长短枪30余支。消息传出来,留在石门畈的敌人两个排吓得连夜撤出了石门关。

这次胜利,给苏区人民很大鼓舞。不久,咸蒲崇通苏维埃政府在石门畈召开了群众大会,依法处死夏守清,为通山人民除了一害。

1933年10月,鄂东南道委在石门召开了执委扩大会议。会后道委率鄂东南主力红军向东南方向的龙燕地区进军,为恢复被敌人占领的苏区而战斗。为了动员群众保卫咸蒲崇通苏区,县委于11月上旬在北山召开全苏区妇女代表大会。不料这个消息被敌人得知,会场遭到咸宁、通山两县民团200余人的联合围攻。王翠红是这次会议的主持人,她临危不惧,安排各地来的妇女干部向东朝大幕山深处转移,她自己则亲自带领游击战士向西突围,把敌人引向自己,掩护全县妇女干部脱险。

突围中,王翠红不幸负伤被俘。在狱中,在审讯室里,面对敌人的种种诱降、威逼、毒打,王翠红坚如磐石,最后英勇就义。当地群众将烈士遗体运回,安葬在黄荆林前山上。

中共鄂东南道委为了表彰王翠红的革命精神,曾将她生活和战斗过的南林区石让乡改名翠红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