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究竟哪些人要“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张志坤

在相当一些人看来,当今世界是美国领导下的世界,他们认定,世界必须由美国来领导,一个没有领导的世界将是混乱无序的世界;世界只能由美国来领导,在美国以外,任何其它国家都无法担负世界领导的责任。因此,在论述与阐释一切国际与政治问题的时候,他们都立足于一个基本的前提,那就是“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每到关键的时刻都不忘表态要尊重和服从美国的领导地位,这俨然成了这些人最大最坚决的战略“共识”。既然这样,我们不禁要问,全球范围内,“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究竟是多大的共识呢?

首先应该认识到,这是霸权国家的核心利益

现如今地球人都知道,滥印美元已经成为美国常态,执政当局动辄就是数万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说白了就是开动造币机器,通过发行货币来支撑和拯救经济。每到这个时候,海量的美元就滚滚流向世界各地,而世界各地的产品物质则源源不断地输进美国市场,这就是说,只要美国印刷美元的能力持续发展,美国就可以持续不断攫取与消费全世界的财富,进行变相的金融掠夺与货币抢劫吸,实现可耻的寄生而永无止境。

但是,怎样才能让这样一种状态持之以恒地发展下去呢?

这就要靠霸权的支撑。美国的世界霸权是美元世界货币地位的根本保障。霸权在手,美国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旨意制订全球规则,就可以从自身利益出发安排全球秩序,而一旦有谁破坏这样的“规则”与“秩序”,则美国就要武装讨伐,将其铲除消灭,进行武器的批判。于是,人们可以看到,武器、美元同霸权这三者之间构成了美妙的“一体两翼”的关系:武器支撑霸权,霸权支撑美元,美元反过来支撑武器,三者以霸权为核心,构成一个完整的闭合式的循环。可以说,现如今美国最大规模的产业就是两个,一个是武器生产,一个是美元印刷,美国经济特别是其制造业可谓全面危机,但只有这两个产业一直十分红火,其生产十分旺盛。这就是美国军事预算比排在它后面十几个国家总和还高、几乎占全球一半而霸权政客们仍然叫嚷军备不够、遭受严重威胁的根本原因。

所以,霸权实在是当今美国最重要的核心利益,没有霸权就没有美国的一切,失去霸权就失去美国的一切,这是美国两党的共识,是美国一切霸权主义者的共识,也还是美国资产阶级的集体共识。

其次还应该承认,这是所谓“国际社会”的基本法则

人们经常讲“国际社会”,这个词似乎人人耳熟能详,但不同语境之下,“国际社会”的具体内涵却大相径庭。中国政府所讲的“国际社会”是“应该按照各国共同达成的规则和共识来治理”的“国际社会”,“而不能由一个或几个国家来发号施令”,这个“国际社会”所代表的国际体系应该是“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其所奉行的“国际秩序”应该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但是,在西方的政治语境中,所谓的“国际社会”就是西方集团,其具体表现形式就是“五眼联盟”、“七国集团”等名目,当他们以所谓“国际社会”的名义发声的时候,所代表的就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在他们的心目中,只有他们才能代表“国际社会”,也只有他们才有权利以“国际社会”的名义发号施令。“国际社会”以美国为核心这是他们的“共识”,也是不可逾越的基本法则。

这样一种“共识”与“法则”,建立在深刻战略利益关联的基础上。二战结束以来,西方集团严重依赖美国,西方社会内部的秩序由美国塑造并加以维护(过去由大英帝国塑造),一旦失去美国就要发生重组,就要秩序大乱,就要变成血腥的厮杀;他们在全球的战略利益要靠美国霸权来保障。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好比一个金字塔,而美国率领他们集体坐在塔尖上。尽管他们之间也有矛盾与纷争,但如果没有美国的世界霸权,就无法靠每个个体的力量保证他们的这个地位。而像英国、澳大利亚等这样一些战略上的二流国家,他们更需要美国的霸权,因为只有在霸权的庇护下才有他们在全球狐假虎威的空间,他们才能人五人六地煞有介事,否则,英国要么沦为德国的奴仆,要么就是法国的小跟班,而澳大利亚则可能要被印尼所湮灭,

所以,“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是西方集团最大的战略“共识”,也是他们嘴里的“国际社会”的基本法则

最后不能不说的是,“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在中国也得到相当一部分人的竭诚拥戴

当今中国有这样一股强大的势力,他们不仅在切身利益上同美国有密切关联,并且在精神价值上也同美国高度一致,在他们看来,美国及其所代表的西方就是人类的未来与归宿,中国发展的方向与道路就是以西方为指向,最终目标就是融入其中而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员。

正因为这样,所以这些人对美国霸权高度认可认同,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高度认可认同,他们坚决否认中国是美国的竞争者,坚决否认中国是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挑战者,更坚决否认中国是美国霸权的掘墓人。他们对一切与美国霸权勾搭在一起的国家与势力都心存好感、相当亲近,而对美国所敌视的国家与势力,则一概视若蛇蝎、避之唯恐不及。亲近霸权的走卒,远离霸权的对手,这在相当一些中国人那里已经不是策略,而是基本的价值与情感的取向,是具体活动与实际行动的重要指南。

正因为这样,所以笔者曾经写过这样一则短文《世界上最亲美的人在哪里?很可能是在中国》,话虽极端激愤,但当今中国确实有这样的一些人存在,则是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

基于以上三点,可以说,“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的确是很大的“共识”,更是美国划分敌友的基准,一切认可认同美国领导的人都是霸权的朋友,而一切不同意不赞成美国领导的人,则一概都成了美国的敌人。有人经常叫嚷什么美国搞“双标”,这真是荒唐滑稽。人家美国历来只有一“标”,从来不搞什么“双标”,因为一切都以美国霸权的利益为基本尺度。

但是,从另一个侧面来看,这些事实充分说明,“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就是西方集团的产物,就是霸权主义的产物,就是资产阶级统治者及其各种走狗的产物,它不是人类社会的必然,更不具有人类社会任何意义上的合理性与合法性。事实上,所谓的美国领导及其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实质上就是最高和最新阶段的“帝国主义全球统治”,我们可以将其简称为“新帝国主义统治”。西方帝国主义对世界的统治已经走过几个历史阶段,概括地说,有殖民统治阶段,大英帝国霸权阶段,二战以后进入到美国霸权统治阶段。冷战结束则是帝国主义全球统治的一次空前胜利,也是一次空前的加强,如果说,冷战时期的“新帝国主义”统治还力有所不逮的话,那么,赢得冷战胜利的“新帝国主义”就是“控制一切”,“控制一切”是美国霸权及其所谓领导的基本特征,是人类社会走进歧途、战略上扭曲发展的结果。

这样的事实还充分说明,美国霸权所谓的“领导世界”实则是压在世界人民头上的战略大山,把上述认可认同美国领导的三类人群加在一起,充其量也不过只是人类社会的一小撮,对大多数世界人民而言,他们完全不认可人类该有什么霸权,霸权存在本身就是荒诞和反动的历史现象,一切革命与进步的力量也完全都不认可什么“美国的领导地位”,他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在“新帝国主义”的统治之下,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而只有不平等、不公正和不合理的全球化,只有霸权所需要、所认可、所诠释的全球化,理想的人类社会秩序不会在霸权治下出现,在这样的“领导”与“秩序”下,世界没有出路,人类没有未来,将始终笼罩在战争威胁与核毁灭的可怕阴影之下。

所以,当今人类世界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颠覆美国霸权,实现全球的战略解放。能否冲突霸权阶段的“帝国主义全球统治”,关乎世界各国的发展与未来,只有在霸权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世界各国才能实现自由发展,实现公平公正的发展;中国复兴崛起也需要打破霸权的统治,不仅在“物”与“技术”的层面要颠覆霸权的优势,更要在精神层面砸碎许多思想理论上的桎梏,其中重要的一个,就是要在政治学意义上颠覆“坚持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动摇”这个所谓的“共识”,在意识形态能领域将霸权的政治合理性与历史合法性扫进垃圾堆,这将成为中国对人类的重大贡献。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