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步超

图片

步 超,原名步玉荷,又名步泽君,1904年11月7日出生于大名县红寺村一个读书人家。父步殿英,是清末秀才,为人正直,具有爱国思想,有6个子女,步超居长。 步超幼年随父识字读书,1922年与郭庄郭钦结桥,生一女孩。不久郭钦病逝,步即寡居娘家。

她在父亲的支持下,1934年进入大名城内宏济桥女子简易师范,和女儿文秀同在一校读书。母女2人一个读师范,一个读小学,这在当时学生中传为美淡。简师毕业后,到大名城内西崇町村(现属河南省南乐县)教书。抗战爆发回到城内家中,不久全家迁回红寺老家。

1939年春,经冯洋舟,韩培文介绍,步超离开父母和未成年的女儿,参加了抗日工作,到冀鲁豫抗日中学附设的政训班学习,毕业后分配到三专署,不久到肥乡县妇救会。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残酷阶段,抗日武装力量转入地下。1943年,步超被调到肥乡四区任妇救会主任,在被敌人四面包围的小西高村坚持地下工作。她一方面积极向敌人展开政治攻势,写标语,散传单,开会教育伪军家属,一方面领导群众护秋,减粮,抗捐,断公路,给敌人以狠狠打击,使小西高村成为肥乡城东的抗日堡垒村,步超被评为支前模范,受到县委表彰,并在全县推广她的工作方法。在大小西高、东营一带,群众都熟悉她、称她“大姐”、“大步”。敌人数次袭击小西高,群众都很好掩护了她。她在当时写给笑兰的信上说:“我经常来往于大小西高,随时都可能和敌人遭遇,但是,我已经和这里的群众亲密(的)象一家一样,感到很保险。我吃的是糠菜,也不觉太苦,只足很难看到新书报,望你经常寄些给我。”

1944年6月26日,由于叛徙告密,敌人逮捕了步超。在押往肥乡县城的路上,她骂不绝口。到肥乡县城后,敌人让叛徒曹陶平给步超端饭劝降,她痛斥叛徒:“你们身为中国人却忘了本;反过来吃中国人的血肉,山卖了你们的祖先,你们当汉奸吧,我决不跟你们去干那不是人干的事!”在押四天四夜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伪警备队长程廷臣亲自进行审问,吊打,逼她说出谁是党员、干部,区领导在哪村,步超的头发被揪去大半,遍体鳞伤,几次昏死过去,始终一言不发。7月1日上午,程廷臣又押步超去小西高,将群众召集在一起,声称:“步超已供出谁是共产党,谁是八路军,谁是村干部,再不自首就让步超往外认!认出来统统枪毙。”步超在场外听到程的谎言,立刻高呼“不要上当”,刚喊出几个宇,便被堵住了嘴,并进到了毒打。回到肥乡,敌人对她施用了更加残无人道的毒刑,捆绑、吊、打、轧、灌、夹,无所不用其极,步超始终不吐半个字。程延臣又用软法,和步超拉老乡关系,遭到步超的痛斥。程恼羞成怒,用火烧她,用烧红的铁块烙她,她咬紧嘴唇,鲜血一滴滴从嘴角流下来。

敌人用尽各种手段,实在从步超身上得不到任何东西,于是下令把她活埋。敌人将步超推到坑里,问她:“你写不写悔过书?给我们工作不?你要答应了就免你的死罪。”步超高呼“打倒汉奸卖国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喊声未停,敌人就向坑里埋上,当土埋过她胸口时,敌人还问:“你答应不答应?只要你留下来,不再去那边(指抗日政府),就可以不死!”步超仍然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直到声音渐渐听不到,泥土埋过她的头顶。

步超牺牲后。中共肥乡县委批准她生前的请求,追认步超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人山报》发表了悼念她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