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龚万英

图片
龚万英1924年9月18日出生于启东县启西区正风乡贫农家庭。她一家8口靠种租田过活,在地主施文治的残酷剥削压榨,终年不得温饱。龚万英自幼在家洗衣做饭,纺纱织布,跟哥哥下地劳动,吃的是麦糊,穿的是破衣,连一根夹发针都买不起,从小就饱尝了旧社会的辛酸。

日军侵占启东好角镇后,日军、伪军经常下乡骚扰抢劫。一天,一个伪军闻进龚万英家,要调戏她,被龚万英的父亲、哥哥赶走了。从此,有好几天全家躲在野地里过夜,外公因此得病去世。这在龚万英的心灵里埋下了刻骨的仇恨。

1942年,党领导启西区群众组织了农抗会、妇抗会,发动农民开展减租减息和抗日武装斗争,龚万英在当了乡农抗会主任的

哥哥龚万镐的影响帮助下,通过实际斗争,进步很快。一天,区委在她家开会,刚散会不久,敌人包围了住宅,要她交出哥哥,她机智勇敢地与敌人周旋,没有泄露机密。经区委的教育和培养,1944年她正式参加了工作。从此她更加积极地参加减祖减息、送公粮、做军鞋,支援前线等抗日救国活动。为了工作,

1944年除夕她说服了婆婆和未婚夫,推迟了婚期。

1945年5月1日,龚万英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乡妇联主任。在打土豪、分田地的土改运动中,她始终站在斗争前列。贫农陈献云,土改开始很积极,后来思想动摇,龚万英听入说他不愿要分来的田,便几次上门做工作。陈献云夫妇向龚万英掏出了心里话。原来他俩以为,穷人没有田地是“命里注定”,而地主的田是祖上“积阴德”传下来的,不能白要。龚万英及时对他俩做工作,通俗地讲解了地主剥削农民才富起来,穷人由于受剥削才越来越穷,穷人用血汗种出庄稼,地主坐享其成不合理等革命道理。陈献云的思想终于搞通了,积极参加了土改斗争。

在龚万英的影响下,乡里出现了大批骨干,土改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

时隔不久,乡里阴风四起,敌人造谣说:“共产党现甜后苦”、 “国民党马上就要回来,谁分了地主的田,以后要杀头。”群众的思想又波动起来。龚万英到处宣传,“我们斗了地主富农,分了他们的地,挖了他们的浮财,‘他们不甘心,想反攻倒算。乡亲们,这是敌人要的阴谋,我们耍揭露,不要上当受骗。”并特此事及时向区里作了汇报,经过调查,原来是地主丁汉士搞的鬼,他纠集了一批地痞,流氓恐吓群众,阴谋反攻倒算。区委逮捕了丁汉土,在公审大会上,龚万英和许多群众上台愤怒地控诉、清算丁汉士的罪行,’最后区政府批准判处了丁汉土死刑。敌人的反动气焰被打下去了,全乡人民掀起了大生产运动的高潮。

1946年夏天,国民党反动派背信弃义,继撕毁《双十协定》之后.又破坏1月10日的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向解放区大举进

攻。10月底,国民党四十九军一部进驻启东,到处没据点,下乡烧杀抢掠。启西区的汉奸、还乡团纷纷出笼,大搞反攻倒算,退田还租,大肆捕杀革命干部群众。组织决定女同志转移到后方去。龚万英主动向组织要求留在敌占区的家乡工作,她说:“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在最艰苦的环境下应该挺身而出,坚持与敌人作斗争。”区委批准了她的要求。

由于敌人下乡“扫荡”、’“清剿”,许多群众被迫离开了家,成熟的庄稼无人收,‘荒芜的土地无人种。龚万英回乡后连夜召开骨干会议,组织民兵坚持武装斗争,保护群众,抢收抢种支援前线。她充满信心地鼓励大家:“乌云即格驱散,曙光就在前头,只要团结一致,国民党反动派一定会被消灭。”群众见龚万英回来了,共产党员没有走,心里顿时亮堂起来,纷纷回来参加火线生产,割秋熟、藏粮食。敌人来了,龚万英带领群众转移,使敌人常常扑空。

1947年5月,龚万英正在领导群众抢收夏熟,由于坐探告密,据点里的敌人突然扑来了,龚万英一面指挥乡小队牵制敌人,一方面组织群众把已脱粒的麦子向沙河地区游击根据地运送,又一次使敌人扑了空。

当时地方上的地富分子,充当坐探通敌,对革命斗争危害极大。龚万英常常黑夜深入敌据点附近的村子里,组织群众进行锄奸。共和镇南的坏蛋陈灵富,经常刺探共产党情报向敌告密。一天晚上,天下着雨,龚万英带着几个民兵,穿过共和镇据点,摸进陈灵富家,当即将他处决,大大削减了敌特的气焰。

1947年年底,启西区委决定拔掉共和镇据点,迎接元旦。龚万英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向区委请求承担这次战斗任务。在区委的批准和领导下,她一面组织群众对敌人开展政治攻势,一面和乡小队成员研究制订战斗方案。这天,龚万英带领乡小队和数百名群众,向共和镇据点发动进攻。一时间口号声、喊杀声、密集的枪声四起。龟缩在据点的敌人纷纷向坪角镇、全兴镇据点狼狈逃窜。人们蜂拥而上,把敌人据点顿时夷为平地。正当乡小队收拣起胜利品准备回去时,敌人从全兴镇、好角镇倾巢出动反扑过来。龚万英沉着应战,一边抗敌,一边掩护群众安全转移,敌人又一次失败了。

龚万英领导群众接连取得反“扫荡”、反“清剿”的胜利,受到了群众的爱戴,也被敌人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他们把龚万英家洗劫一空,把房子也放火烧了,又到处贴出布告通缉追掳龚万英。龚万英风趣地说: “天下穷人是一家,哪里都有我的家。白天不能工作就晚上干。”她在群众掩护下始终不渝,坚持原地斗争。

敌人对龚方英的活动十分仇恨,千方百计要抓住她。但龚万英毫不畏惧,时常爬沟趟河,钻坟墩,睡猪棚,饿肚子,依靠群众,和敌人斗争。敌人几次扑空后,恼羞成怒,将万英家洗劫一空后放火烧掉。龚万英并没有被敌人吓倒,她常乐观地说:“天下穷人是一家,那里有穷人,那里就有我的家。”

1948年2月25日清晨,银霜满地,大雾弥漫,十几步外不辨人影。龚万英和新区工作队的几个同志一起到陶村去开辟工作,经过强风小学附近时,恰遇国民党城西区区长季能荣率领的一队还乡团。敌人冒充我方部队,龚万英让其他同志暂停前进,自己上前联络。走前一看,发觉不是自己的部队,便立即高声招呼同志们撤退,自己向岔道上跑,以吸引敌人。同志们脱险了,万英却不幸被捕。

敌人将万英抓到合兴镇据点后,季能荣得意非凡,立即审讯。他杀气腾腾地向龚万英吼道:“你们乡还有谁是共产党员?快说!”龚万英昂着头,“我就是共产党员!全正风乡都是共产党员!”审问了半天什么也问不出来,季能荣暴跳如雷,举刀割去龚万英的两个指头,又用钢针残暴地插入万英的其他八个指头中,逼迫她在地上爬。龚万英疼得昏死过去,又被敌人用冷水浇醒过来。她咬着牙,伸着血淋淋的双手,怒视着敌人,一字一顿地说:“季能荣!我还有8个指头,你砍吧!我要是皱一皱眉头,就不配做共产党员!”

惨无人道的季能荣脸色铁青,下令用烧红的铁条捅她的乳房。龚万英被敌人折磨得死去活来,鲜血染红了泥土,但她一醒过来,还是双目炯炯地怒视敌人。

季能荣见硬的不行,只好将龚万英关入牢房,第二天派来一个女叛徒去劝降。龚万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扑过去追打叛徒,吓得那个叛徒扭头就逃。季能荣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抓来龚万英的未婚夫,办了一桌酒宴,嘻皮笑脸地对万英说:“姑娘你还年轻,死了多可惜。只要你自首了,嘿嘿,今天就给你成亲!”龚万英怒不可遏,上前一把掀翻了酒桌,破口大骂:“强盗,谁要吃你们抢来的东西!要杀就杀,要砍就砍,不要白日做梦!”

敌人疯狂了。数九寒天,龚万英被脱去衣服,捆绑在据点的电线杆上受冻;又用7只电话箱捆在她身上通电。她一次次的昏死过去再醒过来,却从未吐出一个字。

在英勇不屈的龚万英面前,两个顽军受到教育,偷偷到镇上请来医生,为她看伤、包扎。好几个顽军半夜来向她请罪,表示愿意洗手不干。龚万英带着一身伤残不失时机地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争取他们弃暗投明。季南荣无奈,匆忙把龚万英押到汇龙镊国民党县政府监狱。

1948年4月5日,敌人决定杀害龚万英,把她押到县城大操场上,谁知季南荣的“公审会”却变成了龚万英揭发顽匪的“控诉会”,她英勇地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义正词严地揭露控诉了国民党的罪行。伪县长连连哀叹,“反了,反了。”同时被押的一位汇龙区乡指导员,先被枪杀。龚万英不被这场面吓倒,她仍象高山上的松柏,屹立在敌人的枪林刀丛中,面不改色,高呼口号: “中国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万岁1”就在启东即将破晓的时刻,龚万英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自己的青春。年仅24岁的龚万英烈士浩气长存,永垂不朽!
为了纪念龚万英烈士,人们把万英出生的村,万英村,还把当地的一座桥,叫万英桥。
图片

1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