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女烈 孙应采

1927年12月下旬一个凄风苦雨的早晨,彩塘仙乐乡的人们,仿佛听到“女共党游街啦!”的刺耳敲锣声中,夹杂着魔鬼的淫笑,无不感到毛骨悚然。村道上,一队国民党兵押着一个青年农妇在游街示众。她遍体鳞伤,颈项上吊着一个20多斤重的秤锤,铁丝穿过她的两乳,然后反绑在两手上;寒风细雨刺骨,脚镣移步艰难,她却咬紧牙根,昂首挺胸,面不改色,神态自若地向乡亲们投来依依惜别的眼光。“那是我们的应采姐呀”,路边人群中响着低沉的惊叹声。她,就是一位巾帼英雄——中共潮安县县委委员、东莆区妇女协会主席、潮安妇女运动革命先驱孙应采。

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7、8月,潮汕连续发生几次飓风,后又有地震余波。8月底那一夜,桑浦山麓西林乡二房社,几声“哇!哇!”婴儿落地的响亮啼哭声,打破了夏夜的静寂,一女婴出生在农民孙学忠家。也许是天降烈女,带来好彩头,灾害停歇,爷爷给取名“小应采”。她天赋聪颖,1911年16岁时巳亭亭玉立,嫁给彩塘仙乐村正路门社杨白弟为妻。不久,丈夫出洋谋生。她为帮家计,到近毗的大寨乡鸟寿铺染布间当染踏工。

1922年,潮州古城革命先驱余益求与丈夫方惟精(工运领导人之一)等到潮安上莆区、东莆区乡村开展革命活动,组织染踏工团。当时,大寨一带乡村的农妇大部分在这里当织布工。余益求用通俗、生动的语言,在女工中宣传妇女解放的道理,发动她们参加工团。孙应采悟性好,很快便接受了革命道理,成了妇女运动中的骨干。她协助余益求串联一批女工,成立了拥有300多名女工的踏布社工团,这是当时潮安农村第一个妇女组织。1923年初,娘家西林乡在海陆丰农民运动影响下和潮城方惟精等革命先躯引导下,组织“农界”(后改称“农会”),孙应采亦参加,成为该乡第一批参加农会的妇女。

从此,孙应采心中燃烧着激情,夜以继日地投身到工农运动中去。她带着余益求、方惟精等人,到上莆区和东莆区各乡村发动群众,带动妇女参加工团和农会。革命的实践,工作的磨炼,使她的政治思想觉悟产生了质的飞跃,从一名普通农妇成长为“潮州工界联合会上莆分会”的骨干,负责大寨乡与西林乡的联络交通工作。1925年初东征军第一次进潮州,她在党的特支书记杨石魂培养下,加入共青团。东莆区成立妇女职工协会时,她当选为会长。1926年秋,她被中共潮安县部委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成为潮安县第一批女党员之一。

是共产党的旗帜把孙应采引上革命道路。她的家乡是桑浦山下接近揭阳-海陆丰的革命之乡。这里种满潮州柑,进可攻退可守,是潮汕工农运动的交汇点,有“柑乡星火”之称。据《潮州市文物志》“革命文物篇”(1984年10月出版)记载:“1923年初,工界救国联合会生聚洋分会会员孙戊昌等人,在其家乡西林村正式成立了‘西林农界’,会址设在孙戊昌的锡薄铺——西头社‘紫来轩’,由孙戊昌任负责人。9月,‘潮州农界救国联合会’改名为‘潮安农民协会’,‘西林农界’也改称‘西林农民协会’。它是当年潮安县第一个农民协会。”

1925年3月7日,有黄埔军校东征军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参与指挥的东征军进驻潮安。期间,身穿长衫的周恩来,深入大寨乡鸟寿铺踏布社工会指导工作后,由孙应采和工会骨干孙清宜带路,秘密到西林乡会见孙戊昌。为迎接第二次东征军进潮州,9月14日,在县农会领导人方临川、总工会执委谢汉一和活动于鹳巢、西林一带的方惟精、余益求、许筹等人的酝酿发动下,东莆区农民协会在西林农会所在地成立。11月5日第二次东征收复潮安时,周恩来再次深入西林会见孙戊昌和东莆区长孙木乾,使孙应采心更明,眼更亮。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15日,潮安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清党”,搜捕、屠杀革命志士。中共潮安县部委和工农组织遭受严重做坏。在白色恐怖面前,有的人动摇,有的人自首,但孙应采咬定青山,义无反顾,配合脱险的党员和革命骨干继续进行革命活动。16日,她参加县部委农委书记方临川在大寨召开的关于商讨反击反动派的措施的会议后,马上深入乡村发动、组织妇女支援武装暴动。6月,潮安正式建立中共潮安县委员会,孙应采成为县委妇女委员。他勇于担当,紧紧依靠各区党团组织,同广大革命姐妹拢成一股绳,在危难中广泛深入地开展潮安妇运领导工作,受到大家的爱戴。

1927年8月中旬,6000人的八一南昌起义军将进占潮汕。孙应采闻风而动,按县委部署,同庄淑珍等妇女干部一道,分赴上莆、东莆、归仁、隆津等区,发动组织姐妹们做好迎军、劳军的各项策应准备工作。9月23日,起义军进驻潮州城,她一马当先,带领上莆、东莆等区的妇女姐妹,带着鸡蛋、面巾、牙膏、牙刷等慰劳品,上潮城迎接起义军,同潮安各界参加在西湖广场举行的欢迎起义军大会。24日,起义军第三师第六团从潮州城出发,进攻汕头市,孙应采又沿潮汕铁路线组织各乡村的妇协,带动妇女在铁路线各站设茶水站,慰劳起义军。直至30日国民党军队反攻潮州城,起义军寡不敌众撤离,潮安重陷白色恐怖之中,她仍坚持在上莆至东莆区一带秘密开展革命斗争。

孙应采的丈夫过洋,家翁是一个胆小怕事的老人。本来,他对媳妇一早参加工农组织、到处串联的革命活动已有很大的顾虑。孙应采担任县妇委之后,到处抛头露面,他更是担惊受怕。对孙应采这个“共党危险分子”,国民党潮安县治安队,怕得要死,恨之入骨,指使仙乐乡绅出面,对其家翁软硬兼施,逼他交出媳妇。
1927年12月22日,国民党治安队得知孙应采秘密回家收拾行装,准备随工农革命军出发,即连夜组织抓捕,于第二天早上,将孙应采在仙乐、西林等乡村游街示众后,押解潮安监狱。

在潮安监狱,国民党反动派妄想通过利诱软化其斗志,让她背叛共产党失败后,敌人又用尽酷刑想叫她屈服,但是敌人的酷刑只能损害她娇嫩的肌肤,却无法动摇这位女共产党员坚定的信仰。她在人生的道路上才度过32个春秋,正年轻,路还长,还有许多革命工作等待她去完成,还有许多姐妹挣扎在苦难之中,需要她去帮助。她多么希望能再与同志们一起生活和战斗,继续为党工作。自从向党宣誓的那一刻起,她就把一切交给党,至死不悔!

烈女浩气锁日月,巾帼英雄尚凛然。年关前夕,桑浦群山黑云压顶,潮州古城韩水呜咽。在国民觉反动派屠杀革命志士的南校场上,身带脚镣手铐,遍体鳞伤的孙应采,在刑场上迎风而立,在敌人的乱枪中高呼革命口号,以其宝贵的青春热血,去殉自己所信仰的伟大事业。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孙应采的光辉名字,被刻上西湖葫芦山巍峨的“潮州革命烈士纪念碑”,连同她永垂不朽的革命精神,铭记在潮安苏区人民的心中。
作者: 孙培存
来源: 潮州日报(2016.06.30)

1 个赞